二战大兵驻守凶宅,结果却遭恶灵报复!细说恐怖片《战争幽灵》解说词文案稿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6日 阅读:1647 次

埃里克布雷斯,这个名字小伙伴们可能不太熟悉,但如果提到电影蝴蝶效应,我相信您各位肯定都略有耳闻。

不仅如此,他也是电影死神来了系列的第二与第四部的编剧。

而我今天要讲的则正是他时隔多年亲自执导的新作战争幽灵。

故事开始于一九四四年被纳粹占领的法国。

深夜,五名美国大兵正在树林中睡觉,而他们的队长却突然惊醒,并发现黑暗中有个人影正在抽烟。

意识到危险,于是便准备掏枪,可对方却早已经将枪口对准了,他感觉自己不可能快过对方,于是队长便紧闭双眼准备迎接死亡。

然而当他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刚才的人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伴随着画面一切影片战争幽灵的剧情内容结束。

开个玩笑,故事现在才正式开始。

天亮后,他们五人便朝着下个任务地点进发,途中偶遇纳粹小队,他们也是熟练地将对方连人带车。

和一起炸翻。

绿帽哥喜欢搜集纳粹士兵的金牙,而猛男则热衷于与对方的幸存者单挑,但为了抓紧时间赶路,队长也是直接将纳粹的幸存者给击毙。

傍晚,他们几人偶遇一群难民,而绿帽哥不仅将从纳粹身上扒下来的大衣给了对方,而且还将搜集到的金牙也一起拱手相送。

当晚他们经过一座被战火席卷的小镇,而队长也告诉队友们,他们正在前往的任务地点是一栋豪华古宅。

当初是第八十二空降师赶走了驻扎的纳粹,而他们的任务就是守在那里,直到其他小队的士兵前来换班,并且据说那里的物资非常丰富。

而此时他们也发现有辆汽车废弃在了路边,经过了一夜的长途跋涉,天亮后他们也终于抵达了这栋古宅。

可紧接着他们几人就发现,先前驻扎在这里的小队居然没人睡床,而是集中在大厅的地板上过夜。

并且对方看到有人来换班,便打算立刻理。

离开,仿佛一秒钟都不想多呆。

队长好奇他们为何如此急于离开,而对方也是眼神飘忽,并称得尽快赶去下个任务地点。

然后对方的小队将无线电台留下后,便匆忙地离开了这个地方,甚至连随行的背包都顾不上带走。

由于前面他们五个人都戴着同样的钢盔,导致难以区分,所以现在我们来逐个认识一下,他们分别是喜欢单挑的猛男、爱好搜集金牙的绿帽哥、博学多识的眼镜哥以及喜欢抠脚的寸头哥。

而五个人之中最帅、最年轻的就是他们的队长,同时也是整个故事的男主。

随后他们便分头巡视了各个房间,眼镜哥在大厅里弹起了钢琴,寸头哥发现了一间摆设整齐的儿童房,绿帽哥则在地下室看到了一张合影,队长在书房发现了一块被烧焦的痕迹,而猛男这边却发现有扇房门无法打开,可当他刚刚转身离去,门又自己开了,并且抢。

墙上还诡异地映出了一个人影。

当晚几个人无聊的围坐在壁炉前,而眼镜哥则翻看着一本介绍时间机器的书,书中提到本该是不同维度之间的精神传送机,结果后来才发现是一台时间机器。

而一旁的绿帽哥显然对这种内容不感兴趣。

这里关于眼镜哥看的书,小伙伴们最好留意一下,因为这与故事结局有着重要的联系。

可紧接着他们就听到楼上传来脚步声,意识到情况不对。

于是他们五人便立刻打起了精神,并分头前往楼上查探。

而队长与寸头哥也很快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就在门帘被掀起的一瞬间,他们仿佛看到窗帘后吊着一个人,但伴随着窗帘的飘动,刚才的人影也随之消失。

原本队长怀疑可能是自己眼花,但地板上的抓痕却让他们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随后寸头哥便讲起了他表弟的遭遇,表弟在信中说道:他们现在虽然成了俘虏,但却。

却没有遭到纳粹的虐待,她们不仅有充足的食物,而且白天还能打球娱乐,并表示希望能尽快与亲人们相聚。

现在结尾表弟特别提醒他,希望寸头哥能将邮票留给他们的哈罗德叔叔。

而这也让寸头哥感到疑惑,因为他们的亲人里根本就没有哈罗德这个人。

感觉事有蹊跷的他便将邮票弄了下来,结果却发现邮票背面竟然写着他们割了我的舌头。

小伙伴们注意了,寸头哥的这段话以及他总喜欢抠脚都与后面有重要关联。

同时眼镜哥也在地下室找到了一本日记,日记的主人是一名年轻的纳粹士兵,而日记的内容则是他记录纳粹折磨这里房主一家的全过程。

而这时,他们再次听到楼上传来异响,不同于上次的脚步声,这次的声音仿佛是有某种规律,虽然队长也认为有些难以置信,但他却感觉这种规律很像是摩尔斯密码。

然而当眼镜哥利用摩尔斯密码进行翻译。

哦得到的内容居然是我没有腿。

就在他们正为此而感到诧异时,壁炉的烟囱里突然掉下一只身躯的松鼠。

看到怪事频发,他们也不想留在这里,但毕竟有任务在身,因此也只能选择住下。

寸头哥搞不懂房间为何这么整齐,心存疑虑的他便选择睡在地上。

可当他刚刚躺下,房间内的音乐盒、闹钟就突然作响,而到地下室搜罗物资的眼镜哥也看到了那张照片。

眼镜哥怀疑他们就是这里曾经的房主一家,于是便翻开了那本日记,而日记中也仿佛记录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这时身旁的蜡烛突然熄灭,可当他将蜡烛再次点着时,竟发现照片中的人居然消失不见了。

另外一边,当晚负责放哨的绿帽哥将阁楼当成了瞭望台,就在他专注于外面的动静时,身后的房门正悄悄的被打开,并且还有个人影来到了屋内,而绿猫哥也仿佛看到本应该是放置雕像的位置上。

好像出现了一个被吊死的女人,可转眼间那个身影就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绿帽哥正以为是自己眼花的时候,一张恐怖的大脸突然就出现在了视野中,一瞬间险些将我吓尿。

不对,是险些将绿帽哥吓尿。

而绿帽哥也是为了安全考虑,于是便来到外面查探,但他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

经历了这一夜之后,他们几人也都不同程度地感受到了这栋房子的诡异。

同时这也让眼镜哥想起了一件关于绿帽哥的事儿。

原来几年前他在巴黎的时候,看到一群纳粹少年被肢解,内脏散落一地,而绿帽哥就坐在其中,并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但更让他感到恐怖的是,当时绿帽哥双手还玩得翻花绳,要知道三花绳是没办法一个人玩儿的,可当时他身边却只有一堆残肢断臂,这也让他一直对绿帽哥心存恐惧。

而绿帽哥这时也来找他们,虽然他听到了眼镜哥在背后议论。

自己,但他也没解释什么。

随后绿帽哥告诉他们,通过无线电台得知,当晚可能会有一只纳粹小队途经这里。

由于敌众我寡,于是绿帽哥便提议撤出房子,躲进附近的树林里,等纳粹小队离开后再出来。

但违背真令,擅离职守是要上军事法庭的,所以队长也是果断否定了这个提议。

收拾阁楼时,他们发现地毯下方竟画着某种仪式阵法,眼镜哥怀疑纳粹可能对房主一家举行了某种邪恶的仪式。

而随后在挪动衣柜时,柜门突然关闭,夹断了眼镜哥的手指,而这也让他认为绿猫狗肯定是报复自己,在背后议论她。

然后眼镜哥便气愤的离开了阁楼。

而这时绿袍哥却通过镜子看到身后吊着一双脚,但转眼间那双脚就又消失不见。

随后楼上再次传来异响,并且这次还是有规律的敲击声。

而眼镜哥按照摩尔斯密码进行翻译后,得到的内容却是,如果你离开。

就会死。

此时一旁的无线电台突然传出一个声音,并大声说着:如果你离开,那么你就会死。

然后眼镜哥被吓得赶紧将其关闭。

当晚为了应付即将到来的纳粹小队,于是队长便提议将大门从外面锁上,让纳粹以为此处没人,如果对方强行闯入的话再对他们发起总攻。

绿帽哥在阁楼负责瞭望和狙击,其他人则躲在大厅准备迎战。

不久之后,纳粹小队果然如约而至,而他们在四处查看后发现没人,便打算直接离开。

可纳粹还没走几步,房子里就突然发出诡异的巨响,而这也让对方又折返了回来,并向屋里扔出了手榴弹。

为了保护队友不被弹片击中,猛男也是奋不顾身的将其抱住,虽然队友们确实没什么大碍,但猛男却被炸得面目全非。

在随后的战斗中,虽然男主这边的战斗力很强,每个人都是以一比十百发百中,但很快就因为弹药不足只能选择逃跑。

可紧急。

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冲进御史的纳粹士兵不知为何竟溺死在了浴缸里,一路搜寻到阁楼的士兵却被莫名的吊了起来。

而躲在书房的眼镜哥正准备与敌人硬肛时,结果出现在面前的居然是一个恐怖女人的身影,而一路追到书房的敌方士兵也被活活的烧死在了椅子上。

就这样,一支几十人规模的纳粹小队莫名其妙的就全军覆没了。

而铺手雷的猛男虽然已经面目全非,但暂且尚存。

依稀天亮,当他们将敌人的尸体抬出去后,竟发现绿帽哥居然把尸体上的衣服都给扒了下来,而绿帽哥的这一举动也让眼镜哥对他感到更加恐惧。

事已至此,他们也确定这房子肯定有问题。

而眼镜哥这是在说,我们昨晚看到的那些正与纳粹当年对房主一家所做的事如出一辙。

日记中记载,房主一家虽然有法国皇室血统,但实际上却是犹太人,以至于纳粹占领此处后,他们全家也都惨。

惨遭屠杀,房主被烧死在了书房的椅子上,丧主的儿子被淹死在了浴缸里,他的女儿被吊死在了阁楼。

并且最为残酷的是,纳粹士兵强迫房主的妻子目睹全家被杀的整个过程之后,他们一家的尸体也是被随意的丢弃在了某个地方。

而此时眼镜哥身后的窗户上也诡异的出现了四个黑影,随后眼镜哥来看重伤的猛男,而绿猫哥也主动提起了当年翻花绳的那件事儿。

当时是在诺曼底登陆后不久,绿帽哥连续五天没有睡觉,这也让他感觉自己的精神都不正常了。

而他杀死那些纳粹少年也只是希望能够将邪恶扼杀在摇篮之中,并且动手的时候甚至有种不受控制的感觉。

可就在绿帽哥将那群少年全部杀死之后,一具被割下头颅的尸体突然坐了起来,并在绿帽哥的面前玩起了三化成。

而绿帽哥此时也被吓到不知所措,并参与了游戏。

几个回合后,对方也再次躺了回去,可自己却被吓到瘫。

坐在原地无法动弹,而这一幕恰巧被刚刚抵达的眼镜哥看到,然而这件事不仅让眼镜哥不寒而栗,其实对于绿帽哥来说也是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

多年来他一直努力忘记,可眼镜哥的背后议论却让他再次拾起了那不堪的回忆。

另外一边,队长通过浴缸里的水面反射,看到身后站着一个人影,可回头看去,房间内又是空无一人。

随后当他正准备离开时,却突然莫名的被推进了浴缸里,惊慌之中,他看到有三个戴着防毒面具的人出现在面前,可这时画面却突然闪了一下。

经过暂停,我们才发现,画面里闪过的竟是三个身着现代服饰的人,但转眼间他们又变回了原样。

就在他即将窒息的时候,眼镜哥也是急忙将其叫醒,原来刚才的那一切只是梦境。

在经历过这一系列诡异事件之后,没有人愿意在房子里多待一秒,但考虑到可能会上军事法庭的后果,他们也只能盼望换班的人。

能尽快到来。

而眼镜哥为了打发漫长的时间,他便给昏迷的猛男讲起了书中的量子理论。

随后队长和眼镜哥来到地下室翻找物资,而他们也再次看到了房主一家的合影。

可这时手电筒突然发生故障,于是眼镜哥便打算出去找打火机。

可他刚刚离开,手电筒又恢复了正常。

出于好奇,队长也是随手拿起了眼镜哥放在一旁的日记本。

但当她将本子翻开后,竟发现里面除了署名叶之外,后面全是白纸。

可此前眼镜哥明明说过,日记里记录了房主一家的遭遇啊。

就在队长为此感到诧异时,眼镜哥突然出现在身后,并神态诡异的将日记本拿了回去。

而另外一边,奄奄一息的猛男仿佛接触到了某种召唤,并突然癫狂的重复着同一句话,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而当队长赶来时,猛男也仿佛恢复了神志,并用它断掉的手臂隔空抓住了队长的衣服,说道:找回我们的记忆。

说完。

猛男便停止了呼吸。

面对房子的诡异,目睹战友的离去,他们几人也再也无法忍受这种煎熬,哪怕将来要上军事法庭,他们也决定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

而队长却希望能找到房主一家的尸体,他认为如果将他们好好安葬,说不定他们的灵魂就可以前往天堂。

队长认为日记中肯定记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