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儿被亲生父母扔进烤箱!细说恐怖片《第39号案件》解说词文案稿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8日 阅读:808 次

这个女孩是家里的独生女,某天晚上他的父母就将他塞进了口腔,惊醒后因为还是企图逃跑,结果却被父亲踩在脚下,被母亲封住了嘴。

女孩到底做了什么才让他的父母下次很少。这就是今天我要讲的电影第三十九号案件。好了,今天依旧是老规矩,恐怖镜头不打马诞。

高能预警倒计时,请小伙伴们谨慎观看。故事开始一天深夜,女孩的父母偷偷上楼查看,但看到女孩没有睡着,他们也是失望而归。

我们的女主在一家儿童关怀中心里工作,每天他都要和不同的问题家庭打交道,帮那些饱受摧残的孩子们脱离苦海。虽然女主是真的关心孩子们的未来,但很多家长却认为女主是在多管闲事。

原本堆积如山的工作就已经让他不堪重负。但即便如此,上次还是给他送来了第三十九号案件,而这起案件中的当事人,这是一个名叫莉莉的女孩。

女主有一个做心理医生的男友,虽然两人非常相爱,但他却总是莫名的抗拒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回到家中,女主翻看资料是留意到,第三十九号案件中的莉莉性格孤僻。

不喜欢和同伴玩耍,出于好奇,于是女主便决定登门造访。可当他抵达后却发现莉莉家的每个人都很奇怪,丽丽表现的很害怕。

妈妈则是一脸的冷漠,至于他的父亲,不仅眼神吓人,而且有什么话,还不只是说所有的话都必须由身旁的妻子来转述。回到工作单位,女主便将丽丽家的情况如实的报告给了上司。

女主认为莉莉的父母肯定有问题,尤其是他的父亲感觉全家人都惧怕他。随后,为了弄清楚真相,儿童关怀中心,并将莉莉一家传唤了过来。

然而来到这里后,丽丽的父亲却一改常态的正常与人交谈,并主动承认自己对孩子疏忽照顾等错误。女主质问他,丽丽每天上课时都睡觉,最近三个月的成绩也是一落千丈。

难道他在家里不睡觉吗?而丽莉的父亲在敷衍的认为,可能是因为他最近总做噩梦,所以才睡不好吧。虽然女子的上司也不喜欢丽丽父母的态度。

但从对话中却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你不认为莉莉的父母肯定是在人前演戏,于是便趁其独自来喝水时偷偷的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时,丽丽小心翼翼的告诉女主说。

我的父母很讨厌我,我听他们说要把我送去地狱。说着丽莉边委屈的哭了出来,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于是民主便将丽丽带到了上司面前,打算让他当面说出真相,并录音取证。

可这时,丽丽的父亲却从窗外瞪了他一眼,这也让他那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看着他们一家离开时的表情,女主很不甘心。

于是他便想到找警局里的朋友帮忙,但朋友却告诉女主,凡事我们都要讲证据,如果没有实质的证据证明力的遭受过虐待,那警方是绝对不会介入的。

而此时,丽丽的父亲则正在地下室理发。康这天来到学校,女主初一担心,于是便将自己的号码留给了丽丽。结果当天晚上,他就给女友打电话求助。

丽丽告诉女主,我爸妈要来抓我,我很害怕,但我现在已经困得坚持不住了。说完,丽丽便昏睡了过去,意识到情况不对,于是女主便立刻朝着利利的架杆去。

并且途中他还通知了警局里的朋友过来帮忙。与此同时,丽丽的父母已经将睡着的他从卧室里抱了出来,并将其放进了烤箱。而突然惊醒的他也是一脚踹开了门,打算逃跑。

结果却被父亲踩在了地上,并且一旁的妈妈还用胶带封住了他的嘴,然后他就再次被强行塞进了烤箱里。这时,女主和警察朋友也赶到了门外。

并且伴随着他们的破门而入,先是被烧死的莉莉也成功获救。由于杀死亲生女儿的举动着实令人费解,因此法院便提出对莉莉的父母做精神鉴定。

至于内地的心理疏导工作,则由女主的男友暂时负责。由于父母都被积压,因此莉莉也只能暂时住进福利社,但他却恳求希望能和女主一起生活。

女主清楚自己不符合领养标准,但由于他非常同情莉莉的遭遇,于是在他的力争之下,福利社也同意再找到正式领养的家庭。前有女主暂时担任莉莉的监护人。

得知这一消息,丽丽很是开心,这天晚上他也终于可以放心的睡去。次日,女主来到莉莉原来的家中,取一些生活用品,可在四处查看时,却发现了很多不寻常的地方。

地下室里被挖出的深坑,仿佛是准备掩埋什么房间里的十字架和圣经,似乎是担心有恶魔的侵袭。而莉莉父母卧室的房门上加装了门闩,好像是担心会有什么从外面闯入。

还有地板上的划痕,应该是挪动柜子和床,顶住房门时留下的痕迹。然后女主便也开始怀疑丽丽的父母可能真的是精神上出了问题。这天女主刚来上班。

听说前一天晚上自己负责的案件中,有个男孩杀死了他正在熟睡的父母。现场也是相当的血型。女主不理解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儿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残忍的事儿?

警察朋友告诉女主,我们赶到现场的时候,这个男孩是趴在墙上的,并且最后用了三个成年人才勉强将其控制住。下班后,女主不经意间和丽丽聊起了自己的父母。

原来泥鲁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而他的母亲精神也不是很正常。次日清晨,牛渚准备早餐时,发现利里头翻出了自己小时候和妈妈的照片。

女主告诉丽丽,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那天下着雨,而他则在雨中开着快车,然后就发生了车祸。中午女主的警察朋友约他出来吃饭。

朋友告诉女主,警方在调查男孩杀死父母的案件时,他的案发前,曾有人给男孩的家里打过电话,并且这通电话还是从你家里拨出去的,你都很清楚自己没有打过。于是当天下班后,他们便一起来到家中问力。

有没有打过电话?而丽丽也说自己没有打过,看着他那坚定的态度,女主变怀疑可能是警方搞错了,但他的警察朋友却认为弟弟在撒谎。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于是第二天,女主变亲自来探望那个杀死父母的男孩儿。女主问男孩案发当晚到底有没有接到过丽丽打趣的电话,男孩回答,是的,我接到了。

私人电话是莉莉打来的,但随后听筒里传来的却是个男人的声音。当天晚上,莉莉到工作单位等女主下班,而女主的男友则借这个时间给他做了心理疏导。

男友问你,你怕不怕黑,怕不怕孤单,怕不怕父母。而丽丽的回答竟是统一的,不怕难,有疑惑啊,那你到底害怕什么?然而丽丽并没有直面回答。

而是反问你害怕什么。女主的男友说道,我小时候淘气巴丰巢,结果却被成群的黄蜂蛰成重伤,所以后来就对黄蜂产生了阴影。说完了自己害怕的东西。

于是他便继续追问,厉厉害怕什么。而丽丽这时则淡定的说,我害怕我自己男友疑惑,利利继续说道,我怕我自己是因为有时候我会对特定的一些人产生不好的念头。

如你因为你轻率的态度让我感觉很讨厌,而现在我害怕的事即将发生。听到丽丽说的这话,再配上他那令人窒息的语气,女主的男友也瞬间感觉到头皮发麻。

他感觉自己遭到了威胁,于是便打算找其他人那个丽丽做心理疏导工作。晚餐时,看着丽丽若无其事的样子,女主的心中也产生了一丝疑虑。

同时,女主的担忧也被丽丽所察觉理解。问,女主,你的男友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女主虽然回答没有,但丽丽却依旧怀疑。随后当女主照顾丽丽睡下之后。

男友这边却突然接到了一通奇怪的电话,听筒里没有人说话,只是一阵噪声,可他刚刚将电话挂断,耳朵里就感觉到一阵刺痛,然后他便从耳朵里掏出了一只黄蜂。

不只是耳朵,还有眼睛、鼻子,并且紧接着就有大量的黄蜂从嘴里喷涌而出,然后忍受不了折磨的他,便选择直接将自己的头骨捏爆,并重重的摔。

在了马桶上。而此时我们也发现房间里其实什么都没有。原来刚才的一切只是他产生的幻觉。葬礼上,莉莉主动去拉女主的手。

女主却下意识的将手抽了回去,此时丽丽也察觉到女主对他有了芥蒂。回去的路上,女主也发现丽丽似乎并没因为有人死去而感到丝毫的难过。

最后女主便又找到了警局里的朋友,联想的男友死前曾跟自己说过,莉莉威胁过他那个杀死父母的男孩也说过,丽丽确实给他打过电话,再考虑丽丽的父母在卧室的门上加装门栓。

因此,女主认定立即肯定有问题。之后,女主翻出了丽丽父母的审讯记录。视频中,警方问他们为何想烧死自己的女儿,而丽丽的妈妈则回答说,他。

不是我们的女儿,因为他死了很多人,虽然不是他亲自动手,但那些人的死却都和他有关。我的两个弟弟以及丈夫的三个妹妹都是在他出生后便相继死去。

随后,为了了解更多真相,于是你主便亲自来探望丽丽的父母,来到精神病院,你只看到丽丽的妈妈整天感觉像是被火烧一样煎熬,而他的父亲刚一见面就问女主,是不是又有人死了。

女主惊讶,对方则继续说,他不是个普通的十岁女孩儿,也不是被你拯救的无辜受害者,他是个恶魔,而他在跟上你之后就不会轻易离开。

知道他认为你没有利用价值的位置。女主不明白恶魔为什么会选择自己。丽丽的父亲告诉女主,因为你单纯善良,而恶魔斯正看准了这一点。

他会将你身边的人逐一带走。我原本拥有一个大家庭,但现在却只剩下自己和妻子两个人。恶魔有很强的感知能力,能与之将要发生的事儿,能知道别人心中的想法。

这个恶魔好像从这里一出生就存在于他的体内,而他最擅长的就是利用人心中的恐惧,将那些人折磨致死。为了避免殃及他人,于是女主便将家中所有的电话以及社区档案都锁进了储物间。

可莉莉刚一放学就发现了家里的变化,并且他也知道女主去探望过他的父母。这一点正如前面他父亲说的那样,盘踞在他体内的恶魔可以感知到周围的一切事物。

次日来到福利社,女主便拜托这里的同事尽快给丽丽找个新家。而他的这一举动也让同事感觉奇怪,毕竟当初是女主主动收养莉莉的,所以后来这粒粒放学时。

女主看到他正在同学的耳边小声的说着什么,而这一幕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第39号案件 社会万象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