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真相,却意外迷失在日军地堡!细说恐怖片《地狱:亡灵栖所》解说词文案稿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9日 阅读:183 次

您是否体验过这种情况?

第一次去到某个陌生的地方后,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又不确定是不是在梦中来过。

以前我就曾经在视频中提到过这个话题,很多小伙伴也都声称自己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而今天我又给各位讲述的则正是一个这样的故事。

好了,我闲话不多说,今天依旧是老规矩,恐怖镜头不打码,带有高能预警倒计时,请小伙伴们谨慎观看。

故事开始于一六七零年的塞班岛,一群当地的土著居民仿佛是在举行某种仪式,而被围绕在中央的则是一位年迈的白人老者。

最后其中的一名土著居民将两个连在一起的人偶从中分开,然后又将老人的整张脸皮割了下来。

而当这群土著居民准备离开时,他们不仅将老人封在了地洞之中,并且还将其中的一个人呕气在了密封洞口的石头里。

伴随着黑暗将至,影片地狱亡灵七所的剧情也正式开。

开始。

时间回到现在,我们的女主波琳娜刚刚抵达塞班岛的酒店,而他来这里的目的则是为公司即将投资的度假村做详细的实地考察。

当女主给完小费后,复生也送了她一对手工的人偶,据说这种人偶可以给人带来好运。

而这次的实地考察除了女主之外,还有他的助手泰勒,摄影师戴夫、项目的中间人大胡子,以及他在当地雇佣的小跟班。

当前往项目地点前,助手泰勒也了解到本地的居民似乎并不希望那片土地被开发。

这时女主则告诉他,那是因为在二战期间,很多本地人都曾经在那片土地莫名的失踪,他们怀疑是日本人干的。

女主猜测,当地人或许是想在那里为失踪的同胞们建一座纪念碑,因此女主也计划,如果项目可以谈成,那么公司会帮他们完成这个心愿。

这时跟班儿告诉他们,在日本人来之前,那里曾经是块神圣的墓地,而这可以追溯到。

几百年前的西班牙殖民地时期,当时的西班牙殖民者带来了疾病和邪恶,因此也害死了很多这里的土著居民。

这时大胡子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担心这块土地的历史会影响项目的合作,于是便急忙打断了他们之间的谈话。

前往的途中,摄影师疑惑,如果这个地方曾经是块墓地,那岂不是会有很多人来祭拜?

跟班儿告诉他们这不是块普通的墓地,当地人认为这个地方受到了诅咒,所以基本没人愿意靠近这里。

随后他们经过了一道铁栅栏,门耳门上也挂着很多成堆的人偶,并且其中的一对也让跟班儿感觉很不对劲,但由于还有正事要忙,因此她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当他们几人来到项目地点后,女主便让摄影师用无人机拍下整个地方的全貌。

可就在欣赏此处的美景时,女主突然从屏幕上看到了两个当地人,而他们似乎是有目的性的,准备去某个地方,他们可能是去地堡。

二脱口而出。

而跟班儿的这句话也让大胡子感到很无奈。

很明显,为了促成这个项目,关于此地的很多事儿,大胡子都没有如实地跟女主交代。

而女主为了弄清事实,于是便决定一探究竟。

当女主他们找到那两个人时,其中一个戴面具的老人正拿着一只单独的人偶朝着地堡的门口跪拜,而面对大胡子和跟班儿的驱赶,这两个人也是无动于衷。

随后跟班儿推搡老人时,老人身上的人偶却不慎掉了下来。

面对跟班儿的驱赶,老人便摘下了面具对他说:你最好听从你祖先的警告。

说完那两个人便离开了这个地方。

但此时这座地堡却深深地吸引了女主的注意,就在他们正在考虑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地堡内突然传出了一声嘶吼,而这也让他们几人感到不寒而栗。

大胡子认为这只是普通的地堡,以后只要将洞口封闭就好了,所以完全没有进去的必要。

但助手泰勒却担心低保会影响地下结。

哦认为还是进去看看比较妥当,然后女主便带头向里面走去。

而走在最后面的摄影师则发现了老人掉落的人偶,虽然不清楚这是干啥用的,但他还是将人偶捡了起来。

随后他们也发现地堡里面的空间要比他们之前想象的大得多,于是助手泰勒便提议我们还是先回去找个专业团队再去里面勘察为妙。

但女主却认为,如果弄不清地堡里面的情况,那么他们的老板是不会在项目的合约书上签字的。

于是女主便决定继续往里走,并让摄影师带头将看到的一切全部都拍摄下来。

随后他们几人来到了一个房间,根据桌子上的地球仪和墙上的照片来看,这可能是二战时期日军的指挥部。

但奇怪的是房间内有很多打开的罐头包装,仿佛是有人在这里生活过一样。

之后他们又在隔壁房间发现了一具干尸,而这个房间内有很多床铺,看上去应该是日军的休息室,可此时摄影师的感觉。

面前的这具干尸似乎有些怪异,但一时间又说不出是哪里怪。

之后他们继续往地堡深处走的时候,发现走廊里还有两具依偎在一起的干尸,并且其中一个还是女性。

女主好奇二战时期日军的地堡里怎么会有女人,而且女人穿的还是休闲裤,而不是和服。

事已至此,大胡子也开始为项目的合作开始担忧了,他担心女主的公司会因为地堡里发现了尸体而放弃项目的合作,可这时他也突然发觉面前的女尸似乎有些眼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尸体旁边还有一台被打碎的摄影机,而这也明显不是二战时期的产物。

就他正为此感到不解之时,女主这边就又发生了怪事,他们发现似乎有个活人藏在了房间的角落,于是女主便好奇地向对方打招呼,而对方在发现女主他们之后,便立刻起身并踉跄的朝着他们走来。

然而奇怪的是,这个骨瘦如柴的老人。

并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径直的来到了大胡子的面前,并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衣服,说道:赶紧出去。

在那来临之前,但大胡子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并且在惊慌之下,他还将对方推倒在墙边。

摄影师一位大胡子失手杀死了对方,就在他们为此事起争执的时候,那个被推倒的老人突然说:艾伦,你必须得死。

然后又转头对女主说:这都是你的错。

说完老人便停止了呼吸。

虽然危险已经解除,但他们却疑惑这个老人为何会知道大胡子的名字?

摄影师怀疑或许是大胡子将这个人监禁在了这个地方,于是女主便掏出手机准备报警,而大胡子这时则打算毁掉摄影师刚才拍下自己误杀老人的画面。

就在几人正撕扯在一起时,突然的一声巨响也让他们冷静了下来,然后伴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啸叫声,女主几人也都陷入了昏迷。

骗客户。

过后,女主几人也相继苏醒了过来,但他们此时却发现地堡内的灯莫名的全部亮起,而且那些干尸与刚才被推倒的老头也都消失不见。

女主发现储物间里竟有大量的物资,并且大胡子也意识到他们进来时的门此时竟无法打开。

摄影师怀疑可能是刚才在洞口祭拜的那两个人,故意将他们锁在了地堡里,眼看无法离开,同时助手泰勒也猜测地堡内肯定不止这一个出口,于是他们便开始寻找其他的通道。

随后他们来到这里的休息室,也就是刚进来时地上有具干尸的那里,然而此时房间内却显得非常干净整齐,那具干尸也不翼而飞,他们怀疑这到底还是不是刚才的那个房间。

虽然房间里的陈设完全一致,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房间收拾得如此干净,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随后大胡子便不打算与女主几人同行,于是他便带着跟班儿走了另外一条路。

大胡子认为。

这地堡里肯定有其他的出口,但跟班儿这时却神态诡异的说:不光你出不去,这里的所有人都不可能出去。

可没过多久,大胡子就在一个房间内发现了一台无线电设备,可由于设备上标识的都是日语,因此他们也只能回头去向懂日语的助手泰勒寻求帮助。

而女主他们这边则在一个房间内发现了大量的血迹和一把军刀,助手泰勒则从房间外找到了一本染血的笔记,由于晕血,于是摄影师便在房间外面舒缓情绪。

可这时一个身着日本军服的人突然出现,并问他们是怎么进来的,而略懂日语的泰勒则回答:我们是从地堡的门进来的,但现在门却无法打开。

听到泰勒的回答,日本军官竟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并吞枪自杀。

听到枪响,大胡子和跟班也急忙赶了过来,但此时更要紧的应该是让泰勒赶紧去研究一下那台无线电,说不定可以与外界取得联系。

就在所有人前往无线电房间的时候,跟班儿却愣在了原地。

随后泰勒启动无线电后,发现接收到的都是一些二战时期的讯息,而当他尝试转换频率,却听到对面再说杀了他泰勒。

一瞬间,泰勒本人也感觉非常诡异,但他却没将听到的内容告诉别人。

而此时在房间门外等候的摄影师,则仿佛听到有个女人的声音在不远处呼唤着他的名字。

另外一边,跟班发现日本军官的尸体口袋里竟有一只单独的人偶,可当他刚刚拿起人偶,就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去世的母亲出现在了面前。

然后跟班的母亲便对他说:你是我生的,所以我也有资格杀了你。

然后跟班儿便捡起了地上的军刀,并滑向了自己的身体。

由于无线电无法使用,于是他们也只能再想其他的办法。

不久他们就在走廊的尽头发现了一个狭小的洞口,由于目前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于是他们也只能选择进入地洞。

另一片运气。

可当他们进入地洞后,才发现这里和上面的地堡完全不同,并且眼前的场景也让摄影师想起了他曾经看过的一本书。

根据书中描述,这个地洞应该是部落酋长的墓地,而墙上画的则是这里的第一对人偶。

据说人偶拥有酋长和他新娘的灵魂,而灵魂的契合则是永恒的,所以当地的人偶都是成对出现,并且一旦将两个人偶分开,那么就会形成诅咒。

新娘被带去了外面,但酋长却被埋葬在了这里。

后来有个西班牙指挥官,他在殖民期间对这里的当地人做尽了坏事,酋长为失去挚爱而痛苦,而这种永恒的痛苦也被施加到了西班牙指挥官的身上,可如果书中记载的都是真的,那么西班牙指挥官理论上应该还活着才对。

因为诅咒没有解除,被诅咒的人就会一直在这里痛苦的活下去。

可那个被大胡子推倒摔死的老头儿,看上去也不像西班牙人,这时是。

嗯是突然想起自己在地堡门口捡到的那个人偶,可紧接着他就发现自己已经死去的妹妹竟出现在了面前,并且还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姿势朝着他袭来。

而就在他打算逃跑时,还不慎扭伤了脚踝,然后妹妹的鬼影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由于脚踝受伤,于是他们便将摄影师搀扶到了休息室。

之后除了女主选择留下来陪他,其他人则负责继续寻找能出去的线索。

而当大胡子看到隔壁房间后,他也瞬间愣在了原地,原来这正是他们进入地堡后来到的第一个房间。

相同的是桌子上的地球仪和墙上的照片不同的是,此时的房间内被收拾得非常干净,房间角落也没有那成堆的空罐头盒。

就在大胡子与泰勒正为此感到疑惑的时候,跟班儿这时竟满身鲜血地跟了过来,跟班告诉大胡子,我现在是见证人。

然后他又诡异的大笑着离开了房间。

而摄影师这边正在休息的时候,他也。

再一次遭到已经死去妹妹的袭击,幸好女主及时发现了异常。

三、摄影师从幻想中醒了过来,随后摄影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摄影 泰勒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