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顶级悬疑片《64号病历》,一场跨越半个世纪的连环杀人案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3日 阅读:253 次

嗯嗯嗯嗯在一座老宅当中,有面诡异的墙壁,他的画风跟整栋房子格格不入。

出于好奇,装修工人们凿开了他。

让人惊讶的是墙壁后面居然有三具表情凄惨的干尸,他们舌头被拔掉,身体被切开,死状惨不忍睹。

到底是谁策划了这一切?

凶手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大家好,欢迎来到止歌电影。

今天给大家带来悬案密码系列的最后一部电影六十四号病例。

故事发生在一九六一年,主人公尼可跟表哥是一对两情相悦的恋人,他们经常背着父母去河边约会。

这天两人正在车子里亲热,谁知尼克的父亲突然赶到强行带走。

有了,它跟表哥恋爱本就是有违常理的事。

时间来到五十年后,部门▁q的两名警探卡尔跟阿德正在咖啡厅聊天,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合作五年了。

最近阿德获得了提拔,下周就要转去其他部门了,他询问卡尔对自己有没有留恋,但卡尔的回答却非常冰冷,阿德在他眼里只是同事罢了。

一年之后,他们甚至见面都不会打招呼,五年的患难与共,却换来这么一句没有温度的话,这让阿德寒心到了极点,他大骂卡尔不懂交际,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晚上,卡尔喝了很多酒,他并不是不懂宵禁,而是不想耽误阿德的前程。

第二天,有个叫诺尔的女孩在朋友的陪同下来到了生育诊所,她怀孕,但是却不想要这个孩子,所以便希望医生能帮他终。

终止妊娠。

就当他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他隐约感觉这里怪怪的,不过医生却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注射麻醉之后就开始了手术。

画面来到一栋老房子,几名工人在准备装修的时候,发现一面墙壁的画风十分诡异,跟这栋房子非常不大。

出于好奇,工人们用锤子凿开了他,但是墙壁中的景象却让所有人震惊了,里边的餐桌旁边居然围着三个表情凄惨的干尸。

如此骇人听闻的案件很快就传到了卡尔耳朵里,虽然案子是同事在负责,但卡尔知道同事接受不了这样的答案,于是便跟阿德赶到了案发现场。

卡尔跟阿德也算见过世面的人,但是房间里的一幕还是让他们惊讶得说不出话。

餐桌上摆放着不是普通菜品,而是以其器官大宴防腐处理过的男性生殖器女。

女性的腹腔和卵巢等等,而且这些奇怪全是从三名死者身上割下来的。

除了三人之外,旁边还倒着一把椅子。

卡尔顿时产生一个猜测,这里应该还有一个人。

时间回到一九六一年,你可跟表哥恋爱的事情让父亲非常气愤。

作为惩罚,他把女儿送到了史伯约疗养院,这里专门对那些不听话的女孩进行管束和治疗。

接待妮可的是沃特医生,他询问你可未来有什么打算?

你可回答:等明年表哥十八岁了,自己就跟他结婚。

表哥家里有很多兄弟姐妹们,所以他们也打算要很多孩子。

沃特医生警告尼克,他的父亲把他全权交给了里昂月,直到他足够成熟之后才能回家。

沃特的言下之意很明显,想要回家就必须听话,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忘掉哥哥时间。

来到现在,法医对三名死者进行了尸检,三人全都是一种死因。

天仙子服用过量,小剂量的天仙子用麻醉作用大量的话,就会对中枢神经造成影响,甚至死亡。

卡尔虽然一时还找不到线索,但他能从死者身上感受到强烈的仇恨。

房子租户名叫吉蒂,是一名护士,曾因行为过激被医院开除。

后来他去了葬礼机构工作,懂得怎么处理尸体,虽然已经消失很多年了,但他的房租却还在照常支付。

现在看来,这个叫极地的女人有很大嫌疑。

此外,警方还在三名死者身上发现了他们的证件。

第一个死者叫尼克,二零零五年失踪。

第二个叫菲利普,二零零六年失踪。

第三个人的证件有些不清楚,已经拿去进行红外线识别了。

上次看了看几名死者的信息,他对菲利。

普这个名字有些印象。

多年前,菲利普的妻子报案称她的丈夫失踪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就改口说丈夫跟其他女人私奔了。

虽然不知道他改口的动机是什么,但卡尔知道菲利普的妻子一定是案件的突破口。

当天下午,两人找到了菲利普的妻子,想要了解一下十二年前他报警改口的事情。

妻子表示,菲利普失踪的十四天后,自己收到了一封邮件,丈夫在邮件中明确表示他有了新欢,让妻子不要再找他了。

虽然他们有着多年的感情,但出轨是绝大多数女人都无法容忍的,所以从此之后,妻子就再也没找过他。

卡尔从怀里拿出一张极地的个人履历,询问菲利普跟这个人有没有联系。

妻子并不认识吉利,但是却对极地工作过的史伯约疗养院有印象。

那家疗养院关门之后,有很多人状告菲利普就要走。

我为其中一个案子辩护过。

疗养院是吉蒂和菲利普的唯一交集,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时间回到一九六一年,妮可被分到和丽塔一间宿舍,丽塔是个非常放纵的女孩儿,即便是在疗养院,他也会想办法抽上几口。

当然,想从当地渔民身上搞到这些违禁品还是需要一些代价的,而他唯一拥有的就是身体。

另一边,秘书已经查到了第三具干尸的身份,他就是丽塔,曾经是一名记。

二零零六年被告失踪,阿德对疗养院非常好奇,这里当初是被用来做什么的呢?

卡尔表示,收容有精神疾病的女性,准确来说是被男人们判定有病的女性,那里就是一个女子监狱。

最后秘书又查到了一个关键线索,吉蒂在马拉加有一个住址。

而且还开通了西班牙银行账户,这个账户每六个月就会向房东支付房租。

卡尔瞬间就明白了,是极地杀死了三人,然后逃到了西班牙。

他给菲利普的妻子发邮件,告诉她丈夫出轨了,这样妻子就不会再追查这件事。

而另外两个死者没什么亲人,所以案子就无人调查了。

现在他们只缺一个杀人动机,一个能把极地跟其他三人连在一起的线索。

画面。

来到西班牙,当地警方协助搜索了吉利的住处,但是公寓早已人去楼空,银行账户也在今天被注销,这就说明疾病已经知道警方在调查他。

与此同时,秘书也查到了死者的背景,妮可和丽塔是疗养院的病基地,当时就在那里做护士,三人全都跟疗养院扯上了关系。

为了掌握更多线索,卡尔阿德和秘书来到了。

史波约疗养院,这里已经荒废很久了,接待他们的是疗养院,曾经的看守,疗养院名义上管教那些不道德的女性,实际上却把他们当成囚犯限制自由。

最后看守带他们参观了惩戒室,只要做了错事的女孩儿都会被关在这里几天不给饭吃。

据说有个想逃跑的女孩在这里被关了两个星期。

秘书对疗养院的暴行嗤之以鼻,政府难道不应该向这些女孩道歉吗?

看守表示,丈夫也怕形象受损,所以多年前控告疗养院的案子全都败诉,怪不得警局查不到任何资料。

原来案件在公开审理之前就已经被驳回了,这样的案子只会在国家档案局留存。

晚上,卡尔两人来国家档案局查阅资料。

多年前,一名女子控告疗养院的沃特医生强行给她做了绝育手术,但是法官却以证据不足为由。

驳回了女子的上诉,而菲利普就是沃特医生当时的辩护律师,可惜的是资料上并没有女子的名字,如果想了解其中的缘由,只能去找沃特医生。

另一边,秘书正在酒吧里约会,突然他接到了疗养院看守的电话,看守的语气非常慌张,他表示自己手上有很重要的情报,让秘书明天十二点十四分到十六分之间到海港酒吧见面。

秘书对他的反应非常不解,有什么情报不能在电话里说,又为什么要在这么精准的时间段内见面?

下班后,阿德去经常光顾的商店里买水果,这家商店是诺尔的父亲开设的,诺尔就是影片开头去生育诊所堕胎的女孩。

阿德跟他关系很熟,当看到诺尔双手捂着腹部又痛苦难忍的时候,就知道她怀孕了。

诺尔见瞒不过去,便把堕胎的事情告诉了他,可能是。

诸侯没有恢复好,所以才引起了腹痛。

阿德没有多想,只是嘱咐他多休息。

第二天,卡尔将目前的发现汇报给了上级。

沃特医生曾在史伯约疗养院工作,吉蒂是她的护士,尼克和丽塔是他的病人,菲利普是他的辩护律师,不管怎么看,他都有可能跟这个案子扯上关系。

上次对沃特医生并不陌生,他是国内治疗不孕不育最好的专家,上次嘱咐卡尔可以去调查,但不要太粗鲁。

这天早上,卡尔跟阿德前来拜访了沃特医生,前几天发现干尸的新闻想必他已经听说了,而这三名死者正是沃特的辩护律师以及他的两个病人,不知道沃特医生对他们有没有印象。

沃德表示这些女孩在疗养院的时候关系很好,没想到会落得如此下场。

看着询问,多年前有个女孩儿控诉你对她进行了绝育手术,你知道那个女孩儿叫什么吗?

沃特回答: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自己早就忘了。

这个回答让卡尔充满了怀疑,他能清楚地记得两个病人和一名护士关系很好,却记不住一个把他告上法庭的人。

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沃特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们手上也拿不出证据。

时间回到一九六一,尼克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如果被沃特医生发现,那么他就别想离开疗养院。

丽塔认识一名渔夫,他可以帮助尼克从这里逃走。

晚上两人偷偷来到了渔夫的木屋,渔夫确实能帮助,但条件是你可必须贡献自己的身体,你可已经怀了表哥的孩子,他是绝对不会同意这种事的。

就在两人陷入争斗的时候,沃特医生突然带人冲了进来,原来这一切都是沃特跟丽塔的阴谋,为的就是有理由处罚尼克。

另一边,卡尔格阿德找上了疗养院看守,听秘书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违法犯罪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