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烧脑犯罪片《杀人者的记忆法》,很多人看过,却很少有人看懂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3日 阅读:348 次

看懂每一部好电影,还原最真实的剧情。

大家好,欢迎来到止戈电影。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部韩国经典犯罪片,杀人者的记忆法。

故事一开始,一名老者浑身是伤的,躺在病床上。

检察官走过来向他表明了身份,他想让老者把日记里的内容全部交代清楚。

伴随着老者深邃的眼神,时间回到今年的九月八号,老者名叫金炳寿,是一名老年痴呆患者。这天,他因为找不到回家的路,被送到了警局。

他已经是这里的老熟人了。安卓这样去问他是否还记得自己。但亲禀受却一言不发。就在这个时候,女儿恩熙来到景区,将父亲带回了家。

金炳寿三个月前被诊断出了老年痴呆,虽然还没有完全丧失起意,但他的记忆会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模糊。

第二天。

金炳寿在新闻中听到了一起杀人案,死者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女高中生,这已经是本月的第二起凶杀案了。看到这一切的精禀受非常慌张。

他打开柜子看了一眼自己的白色运动鞋,在确定鞋底是干净的时候,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女儿去参加朋友的生日会了。

金炳寿泽打开电脑,开始记录自己的一生缘来。金炳寿也是一名连环杀人犯,他第一次杀人还要从十五岁的时候开始说起。

那天他放学回家,发现姐姐和妈妈刚刚挨完打,自己最喜欢的白色鞋子还被撒上了泡菜酱。金萍时候走过来,拿回了自己的鞋子。

没想到这个举动却遭到了父亲杜。

面对父亲的暴力间,禀受早就忍无可忍了,他趁父亲何罪,拿起枕头就把他捂死了。掩埋尸体之后,亲禀受陷入了极大的恐惧之中。

但时间一天天过去,却始终没有人来逮捕他。于是,金炳寿产生了想法。世界上的垃圾需要有人清理,于是他就开始扮演正义杀手的抉择。

他杀死了每天打骂家人的海鲜店。片中杀死了因为吞了一枚戒指就把狗打死的女人杀死了,把人当成奴隶的酒鬼。

还杀死了令人家破人亡的高利贷放贷者,而那些被他杀死的人,全被埋在了一片竹林当中。

多年来,金炳收益只以经营宠物垫为主。直到三个月前,他在为一只宠物猫注射抗癌药的时候,因为忘记做过敏测试导致的宠物猫的死亡。

那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

每当左脸开始抽搐的时候,他的记忆就会彻底火砖为了记录自己的日常生活间,禀受买了一部录音机,重要的事情都会记录在里面。

这天。

金炳寿在开车的时候,因为分神跟前车发生了追尾,他急忙下车查看情况,却发现对方的后车厢里有血迹,低下来。金炳寿对此非常敏感。

于是就拿出手帕沾了一些血迹,放弃了口袋里。此时司机走下车子,他表示刚刚不小心撞到了一头鹿。如果双方都没什么大碍。

我的事情他就不追究了,不过金炳寿却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他。如果日后需要修理,可以把账单寄给自己。司机没有理会他,拿上名片就离开了。

对方的反应引起了精品受怀疑,他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对方的车牌号全部记录在了录音机里,并且认定这个人就是杀人犯。

回家之后,金炳寿将血液样本放在显微镜下观察了一下。让他惊讶的是,血液居然是o 型血露,是不可能有o 型血的。

这更让他坚信了自己的猜想。第二天,警方破获了一个赌博窝点,其中一名参与行动的就是被精禀受撞人的男子,他叫免泰州,是一名警员。

他追踪一个女赌徒来到了卫生间,女子向他哭诉着,希望他能放过自己。而敏泰州则向大家讲述了一件事情,在自己小的时候。

每当犯了错误,父亲都会扒光他的衣服,将他铐在门外。用父亲的话来说,犯错的人就必须受到惩罚。敏泰州将一个塑料袋套在女子头上。

然后将他活活打死。

当天晚上,煎饼受再次来到了追尾现场。凶手杀人之后一定会到附近抛尸。如果换做自己的话,他肯定会把尸体扔进前面的池塘。

带着这个猜想,煎饼兽来到了池塘附近,果然他在池塘边发现了一具女尸。

第二天,警方接到匿名报案,赶到了现场,这名受害者的死亡方式跟之前的死者非常相似,初步断定是同一个凶手所为。

同样来到县城的敏泰州陷入了思考。当天,只有金炳寿看到了后车厢的血迹,想必就是他举报的这起案件。第二天。

泰州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来到了金炳叔的宠物店,但是门上却贴着停止营业的字样。就在这个时候,安溪跟朋友们恰好从路边清火。

看见敏泰州在盯着自家的宠物店,便主动表明身份,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敏泰州本来就是接近金炳寿的,或许从他女儿入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另一边,精品授法安所长约了出来,当组长是他的老熟人了,肯定不会像其他警察那样糊弄自己,所以便把敏泰州的车牌号交给他。

让他去查一下车主信息。

晚上安溪跟朋友们玩的很晚,回来的时候已经达不到车了。恰巧瘾泰州从附近经过,看到了他因为白天有过一面之缘,n 西边毫无防备的搭乘上了他的车子。

此时,金炳寿正站在家门口,焦急的等待着。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这个女人。

正是金秉受年轻时的妻子,当女子准备走进房门的时候,金炳寿突然跳出来掐住了他的脖子,没想到女子却从嘴里挤出来两个字。

爸爸。

原来这名女子是刚刚回家的。n 七金炳寿因为犯病错把他当成了故事的妻子。

从这以后,金炳寿明白了一件事,伴随着记忆的流逝,他的杀人习惯开始暴露出来,说不定哪天就会伤害到女儿。第二天间,禀受来修道院找上了姐姐。

自己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继续留在家里只会拖累而起,所以他想搬到养老院去住。

期间安慰他那件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就把他忘掉吧。当姐姐的会每天为他祈祷的。

金炳寿心中默默回应了一句,如果自己杀的人并不只有父亲一个,你还会为我祈祷吗?

回家的路上,金炳寿偶然发现n 七正在跟敏泰州在一起,此时间禀受的左脸开始抽搐,他又进入了失忆状态。

下车后,闵泰州做了自我介绍,他目前正在跟恩熙谈恋爱。精品售,感觉眼前这个人有些面熟,但具体在哪儿见过,他已经没有印象。

金炳寿将nc 男友的名字和职业记载了录音,记者自己已经无法照顾起了有个男朋友过去也是件好事儿。到家之后。

安所长正在家里等候的车牌号已经查清楚了。车主焦敏泰州在景区的信息中心上班。听到这个名字的煎饼兽似乎回想起了什么。

他拿出录音机开始回放关于闽泰州的录音。他在闵泰州的车子里发现了人气,而他又是女儿的男友,这就意味着女儿现在有危险。

他急忙拨通女儿的电话,得知两人正在看电影,但是当他冲进电影院之后,他的左脸又开始抽搐了起来。

他坐在座位上跟所有人一样,看起了电影,直到电影结束才想起来自己是来找女儿的。就在他焦急万分的时候,安溪给他打了电话。

泰州已经把他送回家了,回来获得金炳寿这么女儿为什么要跟陌生人在一起?那个人很可能就是杀人凶手。

安溪对此并没有感觉到惊讶,因为相比于敏泰州父亲的嫌疑更大,发现尸体的池塘就在父亲常去的竹林旁边,而父亲回来的时候,鞋子上沾满了泥巴。

只有去过池塘才会沾上你们安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敢去想,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父亲绝不会是杀人凶手。第二天。

金炳寿将带血的手帕交给了安总长,这是从敏泰州的车子上发现的。如果跟被害者的血型符合那么敏,泰州很可能就是杀人凶手。

安所长答应了他,不过检验结果需要一周才能出来。他提醒,禁品胜这段时间不要乱来。

当天下午间,禀受在女儿的工作单位门口发现了两人,他不由分说的将女儿拉上车子,然后警告敏,台州不许在接见联系不佳之后。

金炳寿又准备了几帧安乐死敏泰州很可能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自己必须想办法除掉他。之后的时间里,煎饼瘦一直在跟踪他。

销售机会他就会跟敏泰州来一阵,不过他的痴呆症越来越严重了。当敏泰州登门拜访的时候,他都没有认出来,还把他当成了即将迎娶女儿的乘龙快婿。

金炳寿看着他有些面授,便询问他两人之前是否见过命。泰州回答确实见过几次。当时你还说了一些祝福的话。

金炳寿笑着走进屋子,他是绝对不会祝福别人的,自己反倒说过一句话,如果他再来纠缠女儿,就把他撕成碎片。

他拿出安乐死,准备伺机偷袭,但恩熙却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如果在没有弄清楚真相前杀死明泰州女儿,肯定会恨他一辈子。所以。

他最终还是。

没能下得去手敏泰州离开后,金炳寿偶然看到了女儿脖子上的掐痕里,他大声怒斥,是他干的吧,不是警告过你一周不许见面了。

不过n 七却告诉他,这明明是你造成的,难道你都忘了吗?而且一周的时间已经过了,还是你让我把你泰州请过来的?

煎饼授对此非常惊讶,因为他整整失去了一个星期的记忆。晚上,金炳寿找来了安所长,不知道一周前委托他的事情查的怎么样呢?

所长告诉他,那是动物的血,不是路,就是袍子,但肯定不是人情。

听到这个消息的金炳寿陷入了崩溃。如果对敏泰州的猜测都是假的,那就说明自己才是真正的杀人凶手。

山爷青平寿突然被一个噩梦惊醒,但他醒来后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全部被捆住了。而敏泰州正坐在电脑前查看他的日记。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也是因为看了他的日记,才将手帕上的血换乘路线的冰泰州嘲讽他,听说你只杀该死的人。

是谁来决定他们该不该死。

一切不还是凭你自己的判断吗?我也只杀我认为该死的人,咱俩又有什么区别呢?

煎饼说不明白,如果他想是安琪的话,早就动手了,他到底想要什么?

面泰州表示,我想要你变成我,我变成你。如果你愿意背上我所犯下的所有罪行,那自己就会感谢来一个痛快的死法,说着却用麻醉剂将金饼兽迷晕了。

第二天醒来后的金炳寿将女儿从床上拉了起来,家里已经不能再住下去了。他叫来一辆出租车,让nc 去姐姐的修道院里躲避着。

随后,金炳寿又找上了安所长,他确定敏泰州就是杀人凶手。血液样本其实是被他调包了。为了正视这一切,安所长把闽菜周约了出来。

不过敏泰州却质问起了煎饼瘦。自从上次跟恩熙分开后,已经很久没有联系到他了。煎饼说不会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放过吗?

金秉枢表示,如果自己说出来,敏泰州一定会加害他的。安所长向他承诺,只要说出n 息的藏身之处,自己会亲自保护他的安全。

金顶是没办法,只能告诉他们n 七在他姑姑的修道院里,不过敏。蔡州区表示,恩熙根本就没有过过。他曾经告诉过自己父亲经常去找已经过世的姐姐。

金秉恕不相信他的话,他开上车子来到修道院,却发现这里杂草丛生,似乎已经荒废很久。此时间禀受的记忆。

再次回到了十五岁。

父亲死后,他们的生活平静了很多。那天,金炳寿兴高采烈的回到家,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姐姐居然上吊自杀。原来。

修道院中的姐姐都是自己幻想出来。

回家的路上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杀人者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