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无限反转的韩国悬疑片《解冻》电影解说文案,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局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05日 阅读:225 次

看懂每一部好电影,还原最真实的剧情。大家好,欢迎来到止戈电影。

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部韩国犯罪悬疑片解冻。

主人公成勋是某医院的内科医生,这天下班后,肉店老板娘提醒他有个快递寄到了自己店里,成勋就住在他们楼上,自己租的房子也是肉店老板一家的。

快递是前期进来的,不久前两人离婚了,程序的东西还没有完全收拾出来。第二天,医院的护士美恩背了一个名牌包,同事向他投来羡慕的眼光。

以他的工资可买不起这种奢侈品。美人尴尬的笑了笑,是哥哥送给自己的。下午,肉店老板娘带着公公来做内窥镜检查。

但是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故事只能让他们下次再来。就在这个时候,成勋走了过来,老板娘十分不好意思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他们一家平时对自己非常照顾。

成群不好回去,便临时加了个班。

本来记录一下结果就可以将老人送出去了,没想到老人突然自言自语了起来。

胳膊和腿扔在了韩兰大桥,身体在东河大桥。如果担心指纹就把手指切掉,然后把头放在冰箱里。老人的话让程勋非常不安。

最近镇上出现了一系列连环杀人事件,难道跟这位老者有什么关系吗?

这天下午,程勋偶然经过了楼下的肉垫,他不经意的向里边望去,发现桌子上放着一个黑色塑料袋,里边还露出了一些毛发。

没等他反应过来,塑料袋球从桌子上跌了,里边果然有一颗人头。紧接着,程宣从睡梦中醒来,原来刚刚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回家的时候,程勋站在肉店门口观望,似乎想验证梦里的场景是否真实,不过这个举动却被屠夫看到,那天多亏城区才让父亲做了内窥镜检查。

屠夫当面对他进行了感谢,而成勋却有些尴尬,简单客气了几句就离开了。

程序离婚后儿子一直跟妈妈生活,每过两周,父子俩才能见一面。成勋对儿子疼爱有加,每次相聚都会带他吃一顿大餐,顺便再买些儿子喜欢的礼物。

这天下午,程轩送走儿子后回到了家。不过他刚走进楼道,就看到屠夫正站在自家门口,原来屠夫是特意来感谢成军的。

那天给父亲的检查真是帮了大忙了,因为老人说的话,承勋对父子俩充满了戒备,但出于礼貌,他还是把屠夫请进家里喝酒。

酒过三巡,屠夫聊到了自己的家庭,其实自己也是再婚,他的前妻是东南亚人,在孩子六岁的时候离家出走了。屠夫询问他今天白天的时候,为什么站在肉店门口。

突然的询问让程勋无法回答,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怀疑他们是杀人凶手吧。好在老板娘打来电话,让屠夫赶紧回家,这才打断了两人的聊天。

第二天,新闻中又报道了一起分尸杀人案,受害者是一名女性,被发现的时候,头部已经不知所踪了。美元对承勋非常有好感。

不仅替他分担工作,还主动照顾他的生活。这天,两人本来约了一起吃晚饭,但不巧的事,诚轩的前期也赶了过来,当年前来赴约的时候,刚好看到两人坐在冰淇淋店。

心里不是滋味的,他当场就离开了。晚上前期把程勋送回了住处,但是刚进门,两人就大吵了一架。原来儿子假期想跟父亲一起过。

成勋的居住环境简直差到了极点。儿子为什么会来这种地方生活呢?前不久,父子俩才见过面。迁西怀疑成勋在挑拨他们母子间的感情。

成勋的情绪也很暴躁,前期刚进门就打碎了浴室的玻璃,难道他在儿子面前也这样了?就在两人吵得正凶的时候,屠夫案响了家里的门铃。

他在楼下听到了摔东西的声音,所以过来问问发生了什么。成勋表示自己不小心打碎了镜子,稍后他会安静的。

天气离开后,屠夫再次敲响了房门,他看成讯,心情不大好,便邀请他来楼下喝两杯橙轩的酒量不是很好,几杯酒下肚就昏睡了过去。不过屠夫却还有钱,意犹未尽。

便起身去储物间拿酒了,房门打开后,照出来的灯光让成军渐渐清醒了过来。他走进房间,发现货架上放着一个黑色塑料袋。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袋子,发现里面果然放着一颗人头,紧接着程训就从顺母中惊醒了。刚刚发生的一切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呢?

第二天正在上班的程勋接到了图谱的电话。昨晚两人喝的都有点多,他都不知道程勋是什么时候上楼的。

成勋感到很奇怪,难道不是屠夫把自己送上去的嘛?今天医院里非常忙,很多老人都来注射带状疱疹疫苗,其中就有屠夫的父亲。

其实程勋上次就看出来了,老人的神经有点问题,这次他对程序又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第一次很累吧,刚开始都是这样习惯之后就好了。

注射完征集之后,程勋把老人送了出来,而等候区的人们则搅起了舌根。多年前,老人的妻子和儿媳突然消失了。如果是失踪的话,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去寻找的?

就在这个时候,警方来到了医院之前,他们在工地上发现了一具被肢解的女尸。dna 显示受害者是一名东南亚女性。

警方想调取医院的外国人丘疹记录,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程序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屠夫的第一任妻子就是东南亚人。

下班之后,程君类的瘫倒在了床上,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渐渐恢复过来。起床后了,他本想去拿瓶水喝的,但是却意外发现。

箱里有一个装着人头的黑色塑料袋,成勋拼命的回想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难道自己情急之下把袋子拿回家了吗?

之后的几天,程勋一直住在医院值班室,但即便在这里,他仍然会梦到屠夫父子俩杀人的场景被噩梦惊醒了。他去便利店买了包烟。

不过回来后却发现药品式的灯被打开了,他顺着门缝向里望去,发现美恩正在偷药。原来他的名牌包是通过这种途径得来的。

我们非常真诚的想成群道歉,表示自己会辞职,希望澄清,不要把亲情的事情泄露出去。城区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他暂时先离开了。

第二天,程勋发现肉店门口停着一辆车子,后车箱里还不断有血迹渗出来。他顺着血脚印来到了仓库,发现屠夫正在绞肉馅。

而在一旁的案板上,居然放着一个有毛发露出来的黑色塑料袋。

诚轩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于是便头也不会地冲了出去,不过还没走远,屠夫就叫住了他。

帮父亲注射疫苗的事情还没有。感谢他的成勋。强装镇定,表示,这都是举手之劳。刚刚路过肉店的时候,发现门上贴着一张告示,肉垫进气会停业几天。

屠夫面露难色,妻子回娘家了,店里人手不够,所以干脆就停业了。

本来是很正常的原因,但是到了程序耳朵里就变了味道。老板娘不在家,仓库里,还有一个装着头颅的塑料袋,难道老板娘也遇害了吗?

程序不敢再想下去,随便客气了几句便回家了。但是他刚进家门,门外就传来一阵敲门声。来,人是当月的警察成勋的前妻,不久前失踪了。

根据警方掌握的消息,成讯很可能就是他失踪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程序,没有否认这一点。但是前期晚上九点钟就离开了之后去了哪里。

自己也不清楚,警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让他随时保持联系,随后门气冲冲的找上了程序。下班的时候,警方来过医院,自己已经道过歉了。

甚至愿意调离这家医院,为什么他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呢?

诚逊表示,警察类医院并不是因为偷药的事,而是自己的前妻失踪了。听到这里的门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自己曾经在冰淇淋店见过两人之后,前期九失踪,难道这件事。

跟程序有什么关系吗?

门恩的心里渐渐产生了恐惧,然后便找个借口离开了门,下楼的时候一定会经过肉店。为了确保他的安全,成勋打开窗子,目送着他离开。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徒步却让跟在了门身后,自己猜的没错,屠夫很可能会对门下手,于是他便冲出去,跟在了两人身后。

但是在穿过一条隧道的时候,程序突然被埋伏在出口的人打晕了。当再醒过来时,他已经回到了自家床上。这时候一名戴帽子的男子走了进来。

他叫赵京汉,是一名退休刑警,他调查这起连环杀人案已经有十五年的时间了。楼下那对父子就是这起案件的凶手,只不过自己手上没有足够的证据。

此时的成群想起了一件事,他发现了一样东西了,不知道能不能作为证据,说着就把从肉店拿回头颅的事情告诉了赵庆庆。此时的赵刑警终于明白了。

原来屠夫的目标并不是美恩,而是成勋。他从肉店拿走了,透露对方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幸好自己刚刚阻止的程序才让他捡回一条命。

第二天,程勋刚到医院,就听说没没来上班。虽然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因为缺少证据,他不敢把昨晚的事情说出来。值班的时候。

成勋接到了儿子的电话,他跟姥姥吵架了,现在马上就要到父亲家里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成军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他绝对不能让儿子接近柔电,他大声呼喊着,让儿子乘坐公交车来到自己的医院。但是很长时间过去了。

儿子仍然没有感到。

程序有些担心,便拨打了儿子的电话,只是让他没想到接电话的全是屠夫,现在情况再明显不过了,儿子已经被屠夫绑架了。

他急忙打车来到肉店,但是从昨天开始,肉店就已经停药。

就当成勋焦急万分的时候,他发现二楼的灯被打开了,难道儿子被绑在自己家里了吗?他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手术刀,然后便鼓起勇气冲进了房间。

经过一阵惨烈的喊叫之后,成勋满手是血的,从房间中跑了出来,有一个陌生的男子被他戳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成勋 程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