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带杀人狂频频作案,心理暗示引发冤案,解说希区柯克《狂凶记》解说词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09日 阅读:771 次

大家好,我是y y 今天继续来为大家解说希区柯克的经典悬疑。一九七二年的狂凶记。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先入为主的可怕性故事开始为我们展示了伦敦泰晤士河的美丽景色。到了七十年代,这画质就是不一样啊。

河畔聚集着一群人,演讲者慷慨激昂的说着,我们将大力清除工业废物,还大家一个干净的河流,掌声雷动,只有一个戴礼帽的胖老头面无表情。

又是这为我们熟悉的露脸辟患者。这时打脸的时刻来了,河里飘来了一具女性尸体,一丝不挂,脖子上被绑着领带。从吃瓜群众的口中,我们得知。

这是一起连环谋杀案,被称作领带谋杀案,凶手都是用领带勒死受害女性。一转场,男主小胡子在打着领带,他曾经是一名英国皇家飞行员。

军职少校,而现在却在一家酒吧打工,这中间都经历了些啥,咱也不知道,只知道这哥们儿脾气比较暴躁,他的女朋友小脸妹也在这打工。

遮天小胡子被开除了,心情很不好,来到了好兄弟黄毛的水果店,大家注意这个黄毛领带上的胸针字母啊,让我想起了不寒而栗的丽贝卡。得知小胡子有困难。

热心的黄毛表示,我的好兄弟心里有苦,你对我说,对小胡子甚是关心。这时,警察来到了店里走访,查询领带谋杀案的线索,小胡子却一转眼不见了。

小胡子来到了一家酒吧,用钱包里最后的钞票涨了一口酒。有两个人在讨论着领带谋杀案,其中一人分析到凶手是个色情精神病患者。

看起来很正常,但其实是会因为情绪而随时变得粗鲁,特别是当愿望被拒绝后,就会变得很危险。正说着,小胡子就十分配合的为我们展现了他的狂暴属性。

行为很粗鲁,小胡子又来到了前期大眼姐开的婚介所,两人有过十年的感情大眼界对小胡子还挺友好。小胡子由于刚才喝了酒。

情绪就有点激动,还没聊上几句就开始吵吵的声音还贼大,难看到大眼界叫外面的女助理提前下班,小胡子依旧喋喋不休,激动的将手拍在了桌子上。

这一声响让秦香离开的女朱里听到了一夜夫妻百日恩。虽然小胡子如此的出路,大烟戒还是去平复了小胡子的心情,冷静下来的小胡子深感歉意。

并讲述了自己最近的窘境。夜晚,身无分文的小胡子只能在救济院过夜,却发现口袋里多了几张钞票。这又是哪来的钱呢?小胡子异乡。

一定是大眼姐为了帮助他,偷偷将钱塞到了他的衣服里,真是个好女人。到了第二天,黄毛也来到了婚介所,但大眼姐很不欢迎这位来过好几次的顾客。

也不知道他是小胡子的朋友,大言解说,我无法给你介绍对象,你的要求太奇特,那这黄毛的要求又是什么呢?黄毛的这次出现不像之前那样友好热情。

变了个人似的,有点无奈,更是阴阳怪气的对大眼解说很稀罕。你这时我才明白了,为啥黄毛会的小胡子那么好,大眼姐看着黄毛的异常举止。

想要逃脱,没想到黄毛来真的按住了大型机,女助理正在外面吃午餐,门又被锁住。发言杰很是绝望,黄毛开始了恶心龌龊的行为。

完事后,他解开了领带,勒死了大烟机。这一下太突然了,领带杀人狂就这么现身了。我们来看接下来的态势将是如何发展。黄毛从大眼姐的包里拿走了所有的钱。

出了门,这时小胡子从另一条路来到了中介所找发言。席门是锁的,也无人应答就离开了。而女助理也回来了,他看到了走出来的小胡子。

看来这小胡子注定要背锅了,你说里走进了婚介所,镜头并没有跟进去,而是停留在了外面。在观众焦急而又漫长的等待后,终于传出了尖叫声。

警察来到了现场,女助理将遇到小胡子的事情告诉了警察,怀疑凶手就是小胡子。因为他昨天见识到了小胡子的粗鲁,听到了小胡子和大眼姐的争吵。

更是把小胡子拍桌子发出的声音当成了大眼界。被打,警方又发现了大眼界包里的钱都被拿走了,而这些钱很可能会粘到包底的粉底,便把包拿回警局化验。

这边还蒙在鼓里的小胡子有点钱,就不知道咋地好了,拿着前期的钱找来谢女友去了高档酒店开房。大眼姐遇害的事情很快就上了报纸。

小胡子顺理成章的成了嫌疑人,小胡子也看到了报纸从消防通道离开了酒店。小胡子让小脸妹相信自己,你看我长得像强奸犯吗?虽然很香。

那小脸妹还是相信了他,小胡子不敢去跟警察说明白,因为种种证据都指向他,他是唯一的嫌疑人,有口难辨,小的是小猴子的好友浓密哥在这时遇到了两人。

浓密歌也表示相信他,并把两人带到了自己的家里躲避,又是一位热心的朋友,让人隐隐的有些担心。浓密哥的老婆对小胡子很有敌意。

小胡子和大眼姐的离婚原因是婚内暴力。小胡子解释道,这是编的。当初为了尽快离婚才会在离婚上诉书上编了这么个理由。可是糟糕的是。

警察也会看到这份离婚书,这无疑又给小胡子的嫌疑添上了浓厚的一笔。农民哥建议两人跑到国外,等这个案子了结再说。他在巴黎开了个酒吧。

并愿意收留两人,小胡子痛快的答应了小姐妹要先回酒吧收拾东西,并在那住宿。两人相约明天就走在警局,警察将小胡子付房费的钞票拿去检验。

发现钞票上有残粉,而且就是大眼姐包里找到的那种散粉,再加上那份离婚上诉书,警长更是确信小胡子就是凶手。这么多巧合扑面而来。

喝水。谁又说的清呢?警长说是凶手,就是个虐待狂,除了恨女人,其他的干啥啥不行。小姐妹回到酒吧,其和酒吧老板争吵了起来,生气的离开了。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