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的老电影,勾起了无数人的童年回忆,电影《城南旧事》解说词文案稿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2日 阅读:228 次

看一部电影替爸爸人生陈历史,唐斯面说电影。

今天呢给大家回顾上学时看过的故事,城南旧事。

你是来拉屎的吧呵呵台湾被日本侵占期间,英子一家从台湾迁居到了北京,他们住在北京城南的一条小胡同里,这里有袖珍妞,还有骆驼队。

当时英子才只有六岁,天真烂漫的他对周围的人和事都充满了好奇,他会模仿骆驼嚼干草,也会偷听宋妈河的朋友背后聊八卦,听他们说隔壁慧安管住了个女疯子叫秀珍。

他未婚先孕,伤风败俗,孩子刚出生就被送到企划门城根儿底下,最后不晓得被人捡了还是被野狗吃了,孩子也不见了。

秀珍知道后就疯了,每天靠在门口找他的小柜子,英子好几回路过都被秀珍当成他的小柜子。

英子不会因为大人的话而影响他对秀珍的看法,那些大人都。

不让自家孩子和秀珍说话,但英子很胆大,他不仅和秀珍讲过话,还信了他的屋,听他讲故事。

每当秀珍撩起她的小柜子都近乎有点疯狂,因此也不知道他说的真假,但他很愿意听。

后来他没事儿就会跑到惠安馆找秀贞,有时在院子里看到他一个人偷哭,猜到他肯定又是在为自己的孩子省心,因此很同情这份女人。

秀珍老说他家的小柜子后不仅有一块胎记,要是看到他家的小柜子,就一定要帮忙把他带回家,英子一直铭记在心。

排行第三,没事的时候英子还会跟着送妈去集市买菜,因此可喜欢凑热闹的。

有一回撞进了送去刑场的队伍,那时候犯事的人都要拉出来遛街。

英子听秀珍说过,小桂子她爹也被抓去了,不竭他到现在也没明白他犯了什么错。

而且小桂子她爹还是北大的学生,因为做了秀珍家的法院,才和秀珍一见钟情。

奈何秀珍现在是没了男人,也没了孩子。

认识秀珍期间,英子还认识了一位唱曲的女孩儿,叫妞妞,很勤快,打水、买酱样,要做完了,还要赶着回家吊嗓子,得了空才有时间跑出来找英子玩儿。

他们的秘密基地是英子家的柴房,可以在里面荡秋千、养小鸡。

有一次,英子在枪击要碰到妞儿,他本来想找他玩的,结果牛肉摆了摆手,他的老父亲在背后过来了,立马拖着妞儿往前走去,银子只好赶去了惠安馆。

金秀贞说她的小桂子去了。

第二天,妞儿突然跑到英子家哭了起来,她手上的伤痕解释了昨天不能和英子玩的原因,又很委屈他们,因此他爸打他妈。

英子说打过他一点儿也不疼,就像在给自己单独妞儿撩起自己衣服,手上、腿上全是紫青的伤痕,他爸打他,打的胆子都烂了。

还有他妈呢?

女儿告诉了英子一个秘密,其实她不是他们亲生的。

后来在一个下着暴雨的晚上,女儿淋着雨跑进了英子的家,她说自己。

也是来和因此道别的,他再也不回那个家了,他要去找他的亲爹妈,他要去齐化门,他们是把其花门把它捡回来。

听到子的英子像是想到了什么。

当时宋妈的朋友说过,秀珍的孩子也是被丢到了奇花门,因此开始吵着要看妞的后果。

姐还说他知道他的妈妈在哪。

妞儿给英子看了一眼银子,就肯定了妞是小桂子,立马把他带到了修真面前。

当时秀珍看到妞的表情都愣住了,他一边喊着小桂子,一边把妞儿揽入怀里。

因此看到她们母女团聚,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发烧。

很快,秀贞和妞儿穿上了她做的红袜子,她说小桂子的爹在天津,现在他们就收拾东西出发,赶明早去天津的火车找小桂子她爹团聚。

女儿最大的心愿就是和父母团聚了,他哪里享受过母爱的关怀,谢秀珍这般在乎自己,他就跟着秀珍跑。

因此它在后面的话这块知道他用发烧晕倒在雨地。

小美买包。

小美还瞧见母女俩让火车给妻子压死。

你笑下来买包。

英子从医院中醒来,妈妈说因此昏迷了好几天,等他好了,他们就搬到新家去,到时候英子也该念一年级了。

搬家的那天,英子还想着秀珍和妞,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好不好。

父亲看出了英子的心事,他说:过去的事儿都过去了,现在的英子可以想想新的家、新的朋友、新的学校,因此就这么开始了新的生活、新的家、新的课本、新的学堂。

唯一不变的是宋涛的上司又赶着驴,把送妈的钱都拿走了。

宋妈也有两个孩子,她的儿子跟着他爹放牛,他的女儿从小就托付给了别人照顾,照看费也是宋妈在支付。

某天,院门口有一群小孩在踢球,他们不小心把球踢到了斜对面破院子里,他们不敢进去见,说是里面闹鬼。

因此才不信他们说的,这院子杂草丛生,四面又没有封闭的围墙,大白天的哪有什么。

于是他真的一个人钻进去,不过他没捡到球,倒是发现了一个铜盘和钟。

晚上回到家,宋妈说:胡同口儿张家闹贼了,丢了个铜钱盘和小四。

明珠。

女子就问一旁的父亲,贼干嘛要偷人家东西?

父亲说只要吃饭,但他又没有钱。

因此又问:那贼长什么样子呢?

父亲说:贼长得和咱们一样,一个鼻子两个眼睛。

后来英子闲着没事儿就会往那个杂草院子跑,还在那儿碰到了一个大哥哥,大哥哥警惕地问英子来这儿干嘛?

叶子说:我找裘大哥。

就问他是不是这个?

英子点了点头。

大哥哥又继续问:英哲在哪念书?

叶子说:长第二小学也一年级。

大哥哥说自己的弟弟也在那年,我今年刚想就毕业了。

听到大哥哥还有个弟弟的英子也对他放松了戒备。

胖胖的大哥哥在这里干嘛?

胖哥哥没有正面回答,林子就问他是不是来拉屎?

大哥哥被英子的天真打败了,他笑得合不拢嘴。

临走前他还特意嘱咐,因此千万别和别人说看见了。

他回到家,又听到苏妈说有户人家老贼。

之后他偷了不少,足足三十多件。

新的巡警都开始长叶子,对外面的事儿并不关心,他最近放学,老去院子里见他的新朋友那个大哥哥有时会躲在石狮后面。

康老师、英子才放松警惕,出来聊天。

他问因子功课好不好,在学堂考第几?

燕子说:十二大。

哥哥说:应该考第一,他他弟弟年年考第一,有志气,长大了还要飘洋过海去。

建丰先生这是?

平常说没出息的哥哥,你能供不起呀?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城南旧事 父亲 老电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