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兹海默症老人绝望想自杀,可他连枪都忘记长什么样了,动画片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2日 阅读:165 次

看一部电影提百味人生,这里是唐司令说电影。

今天呢给大家带来二零二零奥斯卡最佳短片动画提名勿忘我。

年老的陆易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起初他只是不记得什么是胡椒粉,不记得自己的岳母已经去世了二十年,不记得吃香蕉的时候要剥皮,却仍记得自己喜欢的长片,记得给自己养的鱼喂食。

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手机在他眼里成为了流动的液体,还会以水珠形式慢慢挥发,一生也没有了正常模样。

当对方问他今年是哪一年的时候,他会理直气壮地说是一九六五年,他觉得医生不应该问他这么蠢的问题。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时的路易也意识到自己的记忆在渐渐衰退,他开始用便签给身边的事物做好标记,时钟、打字机、收纳盒、一些日常会用到的物件他都记不起来了,有时他的情绪会变得反复无常,妻子米歇尔也只。

只能狠下心把他锁在房间,然后再躲到客厅以泪洗脸。

再后来,鱼缸里的鱼因为放弃喂食都死掉了,想要听歌却忘记了怎么使用。

他过上了便利贴提示的生活,却也陷入了对便利贴掉落的恐惧。

便利贴掉落后的世界对他来说就是一片黑暗。

某天,路易一个人在厕所里抱怨起来:怎么自家浴室都还有别人?

米歇尔看了后很震惊,那个人不就是你吗?

路易愣了几秒,夏伊说,他刚才只是开玩笑,他怎么会连自己也不认识呢?

路易骗了米歇尔,如果连自己都能被忘记的话,那他活着该多没有意义。

一想到此,路易就拿起手枪,轮廓般的物体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只是那只是一个吹风机。

如果画作能用来记录,那他对米歇尔的画像就是一个记忆衰退的过程,从清晰的轮廓到模糊的边界,他连米歇尔的记忆都在倒退,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再一次加。

连聚会上,为了不让后辈们担心,他尽量都在搭话,殊不知他眼里的儿子、孙子都已经变得面目全非。

镜头并没有给儿子离开的画面,只是固定在这个重新装上甲鱼的鱼缸。

画外音却传来儿子门口的闲聊,妈妈说的太夸张了。

他脑子还是很清醒,依旧和以前一样幽默。

再后来,他放弃了米歇尔,吊满一地便利贴的卧室里来了一位打扫的女人。

路易问他是不是清洁工,有人说他是清洁工,也是厨师,还是护士。

路易自言自语着,他妻子下班后就会来接他了,可是现在天黑了他都还没来,他担心他把自己忘了,女人告诉他,他一定会来的。

路易转过身望向女人,忍不住夸她很漂亮,还想为他做一幅画像。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路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