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因大雨被困在车站,结果所有人变成一个模样,电影《相似者》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5日 阅读:503 次

你们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们都长得一样,就像人类看蚂蚁,蚂蚁都长得一个样,而蚂蚁却自以为他们不一样。

今天呢给你们带来的这部电影相似者设定还挺有意思,一群因大雨延误公车的乘客被滞留在车站,结果所有人的容貌都变成了乘客中的一位。

面对这么一个突发状况,人们想要试图找到原因,最后却都采用了暴力的手段。

故事的开始就是在车站屋外,黑夜和暴雨屋内年迈的售票员在安静地听着广播,他还有三个月就可以顺利退休了,过去的工作经历让他对汽车延误四小时这样的突发状况很淡定。

不淡定的乘客胡子哥却催问了他很多遍,汽车什么时候来?

他着急赶回墨西哥城,他的妻子正在医院待产,他不能错过自己成为爸爸的时刻。

后来车站又来了一位乘客,他是位被家暴出来逃命的孕妇,脸上的。

证明了他刚被打不久,他需要交通工具逃离丈夫的魔爪。

她害怕丈夫找到车站,但售票员能回应的只有汽车被暴雨延误的消息,他也不知道汽车什么时候来。

胡子哥提醒孕妇可以去电话亭找人帮忙,孕妇打了一通电话,联系到了朋友,给他派一辆的士,询问目的地都是墨西哥城。

之后胡子哥想要和他拼车,这里距离墨西哥城有五个小时的车程,多个人平摊路费会轻松很多,孕妇同意了。

胡子哥又来到角落询问一位神神叨叨奶奶的目的地,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拼车?

奶奶看到胡子哥后十分排斥,又因为语言不通,两人对话并不是很顺利,虽然好像有了一丝离开的希望,可孕妇也不知道的是什么时候来,所以他们只能一边等待一边闲聊。

胡子哥说自己太太在医院待产,他从岳父的通话中得知妻子的情况并不是很好,这让他十分担心,而且他今天还晕倒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总之体验很糟糕。

孕妇也说了她的事儿,她今天之所以能逃出来,是因为自己用手枪打中了丈夫,他现在整个人都很慌张,但她知道,如果今天到不了墨西哥城,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活不了。

后来售票员因为不舒服去到了自己的休息室休息,她在休息室墙上贴了很多海报,比如詹姆斯邦德、玛丽莲梦露、还有毕尔包足球队等等,但他不知道什么原因,开始疯狂咳嗽,后面还晕倒了。

另一边,孕妇在卫生间洗脸,中途蹦出个保洁员,保洁员是个话痨,他说自己听了一整天,收音机里面播了什么圣托马斯事件,还有明天的特拉特洛尔科技会。

当他得知孕妇急着离开车站的时候,他却十分固执的要拦下他,孕妇不小心推了他一下,保洁员就开始倒地、口吐白沫,像是癫痫一般发作了起来。

他把胡子哥叫来寻求帮助,胡子哥却崩溃。

原来他刚才又打了一通电话给岳父,他的妻子为他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可他却难产死了。

这时外面跑来了个陌生人,他声称自己是一名医科大学的学生,一项简称医学生。

孕妇问医学生怎么过来的?

他说自己啊和一位太太,还有他小孩,坐出租车来的。

听到出租车的胡子哥孕妇连忙跑到门口企图达成,可他们还是晚来了一步,车子已经开走了,倒是被门口的狗子吓了一跳。

接着那位和医学生一起来的太太说话了,他说那位司机有怪病,用绷带缠住自己脑袋。

医生跑出来要把保洁员送到医院。

他从来没见过那样的症状,像是某种东西加速了基因突变,他的脸都开始长毛,可电话刚才被崩溃的胡子哥砸坏了,汽车又因为大雨延误,他们现在被困在车站什么都做不了。

晕倒的售票员也出来了。

他的头缠满了绷带,当他得知保健员也开始长毛后,忽然指着人群中的胡子哥说:他是个恶魔之子,他们必须杀了他,不然他就要对付所有人。

大家听得一脸懵逼,由于他们打不了电话,一学生提议去其他地方找电话,结果门又被锁住了,大家需要钥匙才能打得开。

这一系列的怪象逼着售票员把枪对准了胡子哥,他说是胡子哥这个恶魔偷走了钥匙。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角落神神叨叨的奶奶也开始口吐白沫,症状和保洁员一模一样。

胡子哥就趁机抢走了售票员的枪,把他绑在了柱子上。

孕妇听从医学生建议,跑到售票员休息室找钥匙,却被地上的杂志吸引了注意力。

收音机这时也播放了暴雨造成街道混乱,光大都会一个区就有八十九起车祸,十二宗超市抢劫十七宗,枪杀几百人受伤。

这不免令人陷入思考,一场大雨为何会引起那么大的混乱?

林一兵探索的。

小孩儿非常害怕下雨天打雷,听到打雷就会开始大喊大叫,太太只好掏出准备好的药给他儿子打伤那么一针。

其实他们今晚就是去墨西哥城看病的,因为他们的药快用完了,胡子哥看到后以为是某种病毒,不然车站会有人接二连三口吐白沫,于是拿枪指着太太,逼他说出事实。

稍微理智的医学生拦住了胡子哥,两人争执的过程中,厕所里传来一声惨叫,原来保健员变成了胡子哥的样子。

与此同时,被绑在柱子上的售票员也醒了,大家摘下了他的绷带才发现他也变成了胡子哥的样子。

紧接着奶奶这边疯狂长起了胡子,几分钟后同样变成了胡子哥的样子。

大家终于信了售票员的话,胡子哥就是恶魔的化身,医学生都觉得他是恶魔。

其实他这次去墨西哥城本来是要参加明天的特拉特洛尔科集会,他不信任政府,所以觉得胡子哥呢是政府派来做的某种实验,胡子哥想要。

为自己辩解,叫他们去他公文包里看钱包里的照片,他和政府没有半毛钱关系,他只是一名在矿场打工的农民工。

结果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医学生并没有在他钱包里看到任何照片。

大家决定杀死胡子哥,只有孕妇还存有一丝理智,他问胡子哥是不是看不到他们所看的?

胡子哥听得一脸懵逼,他只想回墨西哥城看自己的孩子,其他什么都没有做呀。

听完他的解释,大家也不敢贸然杀人了,只是绑了起来。

这时一道雷闪而过,小孩儿又被吓得大喊大叫,嘴里胡言乱语,说这场雨不寻常。

太太一看,又立马掏出药水要给她注射。

医学生抢走了她的药,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镇定剂,而是抗精神病的药。

医学生猛地想起,前段时间那个轰动全国的餐厅杀人案,好像就是拜一个精神病小孩儿所赐。

女人连忙辩解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医学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