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胖子。《行走距离》解说文案稿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30日 阅读:173 次

这不是一幅油画,这是一个真人的背影,他叫老费,一个四百斤重的胖子,独自居住在一间老房子里,起床要费很大力气,洗完得坐着。

从房间走到客厅都会气喘嘘嘘他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靠串珠者赚取微薄收入,过着一种一成不变、极度无聊的生活。每周六,老费的妹妹和妹夫都会来看他,这是唯一让他感到高兴的时候。

每每总是对他一生的味道表现出嫌弃的样子,而妹夫却和他很谈得来,还给大家分享了两口子去旅游的照片。老废看到这些照片羡慕极了,每一张都要看老半天。到了晚上,他拿出自己很多年没用过的旧相机。

无意间取出了一个交卷了,他很想看看自己以前招了些什么,但对于几乎不出门的他,洗照片是件大事,他盘算了好久,洗漱穿衣,小心意的走出了门。

没走多远,他已是大汗淋漓,站在原地休息,一群踢球的小孩让他也想起了自己年少的时候。然而当球滚到脚边,他却怎么努力都抬不起腿。

一路走一路消息到了照片冲印电脑废,差点断气,好不容易才说出话。这位小年轻名叫小郭,是老板的儿子,告诉他要洗胶卷,得等一个半小时。

当他六点钟再回来取劳费,害怕极了,心想再让我走的来回,我得没命啊。算了,还是在这儿等一个半小时吧。小郭也没搞懂他为啥不走,只好让他看会儿杂志,等着照片洗出来之后,然后可以看得既惊喜又感动。

他们少过一个新款相机要多少钱?小郭告诉他,那款要二万五,而他说自己只有七百,最后他买下了一个老款二手货,又用了半条命才拿回家。

一分钟不少,充电十二个小时,仪式感十足,钢筋头终于伸出的时候,他笑得像个小孩儿,然后自拍去烧房子的四处牌照到了自己的脚尖,这个他可能很久都没看到过的地方。

没用两天二手货的充电器就坏了。他打电话给冲印店,小郭,以为他想退货糖色了两句就挂了电话,浪费,没办法,正准备动手砸开看看,没想到小哥良心发现,愿意过来帮他。

小锅看起来也没什么维修经验,一边喝着老废的咖啡,一边喃喃自语。在多次尝试之后,充电器终于亮灯了。这次轮到小郭高兴欢呼扑到了老飞的肚子上。

他太胖了,胖到没有办法自己洗澡,身上总有一股让人嫌弃的味道。到了周末,老费给妹妹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