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四海》电影解说词文案稿:真希望这岁月是一场春梦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2日 阅读:347 次

乐哥说电影,专注好电影。

大家好,我是越哥。

一九九一年,法国巴黎,蔚蓝的天空点缀着几朵闲云,塞纳河岸爬满了大片的新绿,海鸥乘着微风掠过河面。

在这慵懒的午后,红豆和阿海正在亲密的交谈,两人轻松惬意的样子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普通情侣,她还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红豆说:法国最适合你这种人了。

巴黎圣母院在他口中变成了大众妈妈愿。

红豆喃喃自语:真希望可以在那儿举行婚礼。

花童、花女陪我一起走进教堂,整条路上铺满牵牛花,而在不远的桥面上,一个英俊少年正面带微笑抽着烟,微风轻抚她的头发,似玉的年纪,风发的意气。

此时,一辆满载文物的白色货车从卢浮宫开了出来,少年看见后走向画师,在素描上签下名字,他叫阿赞。

他微笑着说道:我是通天大道,明天。

看报纸吧。

随后他戴上头盔,迎着午后的阳光绝尘而去。

片刻之后,阿海和红豆开着敞篷车超过了白色货车,他们边开车边接吻,成功吸引了警卫的注意。

阿赞趁机从侧面钻进了货车底部。

基德阿海在红豆的协助下进入到了车厢内部,一番搜寻后,他打开了一个箱子,一副名画藏在其中。

此时阿珍已经将车厢顶部锯出一个窟窿,阿海将油画递给他后,爬上车顶,打开滑翔伞迅速逃离。

而在车底的阿湛剪断刹车线后也成功脱身。

三人就这么轻轻松松地就搞到了这幅名画。

他们开车行驶在乡间小路上,得意地聊着。

天宸安海下车交水费的时候,阿赞想整一下他,于是一踩油门开着车就跑了。

阿海在后面边追边喊:你们尽管去吧,我祝你们春梦了无痕。

这起名画盗窃案很快就引起了法国警方的注意,经过调查,警方怀疑偷画的人是中国人。

他们很可能隶属于香港周氏盗窃集团。

听完这些话,从香港赶来协助调查的朱警官陷入了回忆之中。

十几年前,阿海、阿占和红豆都是无家可归的孤儿,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兄妹、形影不离。

养父收养山人之后,逼他们练习偷窃之术,稍有不听话就会对他们拳脚相向,红豆还经常被罚不准吃饭,每当这个时候,两个哥哥就会偷偷给他留一份饭菜。

一次三人合伙偷面包,被苏警官逮个正着。

看到他们把面包送给孤寡阿婆,有感于他们的善心,晚上她就带孩子们去吃了大餐,还给了他们一些钱。

三人从小到大都是孤苦伶仃,这是第一次有人对他们这么好,于是他们就认朱警官当了干爹,朱警官希望他们长大了能当警察。

然而事与愿违,三人长大后终究还是成了养父的赚钱工具。

偷到那幅画后,山水选了一个安全的地方落脚。

这天是红豆的生日,阿海和。

阿赞为他庆祝,红豆说:喝了这杯香槟,我们以后就不再做贼了,希望我们搜山后能找个太平的地方安稳过日子。

他们举杯共饮,阿海却偷偷把香槟吐了出来,他是个喜欢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的人。

接着他们怂恿红豆吹蜡烛,结果他就变成了白毛女,阿还被逗得哈哈大笑,红豆气的转身走开了。

在阿赞的不断催促下,阿海这才起身去哄他,阿海嬉皮笑脸、油嘴滑舌,不一会儿就把红豆逗笑了。

看到他们亲密的样子,阿赞心里升起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在法国戛纳的庄园里,几人见到了油画的买主,讨价还价之后,最终他们以五十万美元成交。

接着买主又给他们介绍了另一份买卖,他愿意出价两百万,只要他们能够盗取赫林之女仆。

这幅画现在藏在法国尼斯的一座古堡中。

传说画中的女郎是画家的爱人,他画完这幅画后就死了,他的灵魂附入了这幅画,谁偷了他?

啊,水就会死。

红都不希望他们再去冒险,可阿赞却偷偷拿走了照片。

买家心知肚明他们一定会做这笔买卖。

晚上几人回到酒店后,阿赞就消失不见了,他想让阿海和红豆安稳的过日子,所以决定孤身犯险。

可阿海怕他出事,二话不说就要赶过去接应他。

出发前他叮嘱红豆,明天早上在戛纳的小机场等他们,订好三张机票,记住是三张机票。

此时的阿赞已经通过攀岩绳爬上了古堡,潜入大殿后碰见了阿海,两人一阵摸索后,找到了密室的机关,那幅传说中的价值连城的名画就挂在密室的墙上,地板上安装了防盗高压电,阴风阵阵,天花板上有一副吊灯。

两人一对眼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他们倒挂接龙,凭借默契的配合终于拿到了宝物。

阿赞头戴光学仪检查了一番,确认是真迹,随后他们打包装盒逃出密室。

走到大殿时,阿赞感觉不对劲,原来大殿。

中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外线警报,两人步调一致地穿过一道道防线,就在他们翻门逃出古堡的时候,警卫发现了他们,身后传来阵阵枪响,逃跑时阿赞的胳膊挨了一枪。

天亮以后,他们暂时逃到了安全的地方,幸好子弹打的不深,阿海又用土方法帮他取子弹。

阿赞说他单枪匹马去偷那幅画是为了红豆的幸福。

他觉得阿海对红豆忽冷忽热的,一会好一会坏,有时候他真羡慕阿海,他希望阿海能多考虑一下红豆的将来。

阿海却说,有时候太顾虑别人的感受就会失去自我的。

你们都了解我,我喜欢流浪、东游西逛、逍遥自在。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跟她一辈子的,我喜欢一朵花,不一定非要把它摘下来。

我喜欢风,难道叫风停下来让我闻一闻。

我喜欢云,难道叫云飘下来罩着我。

阿赞反驳他,我说的是女人,女人是要人爱、要人疼的。

说完阿海就一拳打晕了他。

没有麻药也只能这样了。

子弹取出来后,他脸上早已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阿赞刚刚苏醒,一群杀手就沿路追了过来,疯狂的扫射中,阿海和阿赞奋力反击,原来是买家想要抢走那幅名画,阿海将话扔给阿赞,让他去机场找红豆,不要再等他了。

他们开着车从山坡疾驰而下,杀手在后面紧追不舍,激烈的追逐后,他们来到了海滨码头。

阿赞的摩托车被撞翻,他被枪手包围无法脱身,那幅名画也已经被抢走,他们似乎已经无路可逃了。

为了解救阿赞,阿海驾车冲上游艇和敌人同归于尽。

随着一声剧烈的爆炸,阿海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红豆在大雨中焦急地等待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纵横四海 红豆的天空 红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