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城市就可以远离伦理道德?一部鲜为人知的韩国悬疑片《苔藓》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04日 阅读:210 次

啊冷森森的监狱里,一会儿囚犯第一个男子无情施暴、扎大腿、割脚心、拳打脚踢,要多狠有多狠。

奇怪的是不久之后,这伙囚犯都将男子奉若神明,尊崇有加。

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名男子是有何等魔力,可以降服这群屡教不改的罪犯?

大家好,我是老吴,今天给大家带来一部扣人心弦的悬疑片海鲜老六原先当过兵,在越战期间参加过战斗,自感罪孽深重,来到这个偏远的小山村里,每天只吃原始食物,禁闭自己用心赎罪。

据说他已经看了五十遍圣经,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都能够摄人心魂,短时间内身边便聚集了大批忠实信徒,信徒们都把钱捐赠给老刘,这直接影响了三德祈祷院的利益。

边章举报给当地的刑警,说老刘招摇撞骗,警察随即对他动用私刑,老刘不服,说那些钱都是。

想你们自愿捐给他的,是大家要一起建房子,一起赎罪的。

可千刑警却丢给他一个本子,上面都是乡亲们的亲笔签名,状告老刘骗了他们的钱,那些信徒把老刘给卖了,老六随机入狱。

一会儿,囚犯抽到指使对老刘无形施暴,然而一段时间之后,这些囚犯却都真心悔过,要知道这些都是屡教不改的惯犯,这老刘到底是如何俘获人心的呢?

乾隆德找到老刘,想要深知其中的奥秘,但是老刘却无从解释,那都是他们自己的觉悟。

秀才找乾隆德帮一个忙,他让乾隆德去找村里的女孩英治,向他借来手中的圣经。

天德按照老刘的提示,找到了圣经中的一页,上面写着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而输液的最上方是四个人名,就是这四个人在当初欺负了英治,导致英治怀孕,又把婴儿丢到河中。

谢清宁抓到了四人,在英治的眼前狠狠的。

暴打这群恶徒。

先刑警再次找到老刘,他原以为老刘是个骗钱的骗子,现在觉得老刘很有正义感,也很有教化他人的能力。

希罗德做了二十年的刑警,逮捕过各种罪犯,但是这群人屡教不改,出去后又犯罪,他就再去抓他们,他厌烦了这种事情,天佑的提议他们两个一起合作,他去抓坏人,然后让老刘教化他们重新做人。

他们找个地方重建一个村落,专门和那群混蛋们生活在一起。

这种救赎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老六思索了许久,答应了钱罗德的请求。

转眼便是二十五年后,一天夜晚,四个身影急慌慌的上山。

在一个房屋内,满头白发的老刘咽气了。

金刑警此时已是村落的村长,他看到老刘出了神,第二天,一辆汽车赶了夜路来到村里,这个人是刘海国,是老刘多年未见的儿子。

村里来了陌生人,三人脸色尴尬,神情紧张,村长镇定自如。

老刘去见了父亲的尸体,小瑶看着父亲的遗照,心里隐隐作痛,嘴上却不依不饶,他无法原谅父亲抛家弃子的过往,今天来只是出于礼仪走个过场而已。

张院长、村长带着胖十四人为小刘接风洗尘,杯酒下肚,胖时和老白开始一唱一和,话里话外都在激情。

小刘葬礼结束后就马上离开,小刘心思细腻,隐隐觉得这几人有些古怪。

用餐完毕后,肖警官匆匆离开,他是来确认父亲死亡信息的,可为何连尸体都没看就要走人?

小路上去询问,却被告知村长都看过了,用不着再确认。

小刘满心的疑问,这村长管的也太宽了吧?

这时身后的村长打电话让医生明天过来,神色颇为不善。

第二天医生验尸时又问小刘什么时候离开,小刘追问父亲的死亡原因,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小刘,他们莫名的发火:怎么着?

怀疑我们谋杀你爸呀。

村长也怒上心头。

指责小刘这么多年都没来过,现在想起笑云泥罢了。

小刘一时语塞,默然不语。

刚才还趾高气扬的医生一见村长立马毕恭毕敬、一脸谄媚。

小刘忍不住想,这群人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葬礼过后,小镇决定暂住几日,他想要收拾一下父亲留下来的遗物,村长便安排在商店给小刘找一个住处。

商店的老板就是英制,面容姣好,对人和善。

晚上小月的屋内没法上网,她出门去寻找英治,却发现老白提着裤子从婴儿的房间里出来,再接着胖时也鬼鬼祟祟地进入房间。

最后来的是大高,小刘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错愕之下满心的嘲讽。

这些人在远离城市文明的同时,也远离了伦理道德,人人都活成了禽兽。

最后英治出来疲倦的清洗自己的身体。

第二天,小柔来到市区银行查看到父亲名下的一块地皮被卖给了村长,但是在户头内却没有应得的房子。

快。

接着小悠去杂货铺买东西,去网吧上网。

可不管小刘做什么,都有人立即打电话给村长报信。

晚上,小刘来到附近故居,路上打电话给检察官好友,请求帮忙调查父亲的财产情况,顺便再查一下这里的村长钱隆德。

此时胖子正在地下室鬼鬼祟祟地翻找文件,小六忽然听到声响,转头发现了房间内的地下室。

小楼到地下室查看,结果除了杂物什么都没有。

第二天,小刘受邀去村长家做客,村长家在半山腰上,居高临下,可以看到村民们的一举一动。

他告诉村长,在父亲的房间内发现了很多账本,有不明白的债务问题,还得请村长多帮忙。

晚上天降大雨,小柔在父亲的房间内睡下,此时一个手拿绳索的神秘人正赶往这里,小刘听到声响吓坏了,结果门口灯光亮起是大高,小刘忽然现身,吓对方一跳,蛋糕语无伦次的解释一番然后离开。

他来干什么,这个屋里到底有什么秘密让他们那么紧张?

然后晚上小刘就再次来到地下室仔细搜查,结果从一堆账本背后发现了一个暗门,暗门后是一条隧道,这个隧道四通八达,这个尽头处他听到了村长和胖时的对话,父亲房间的命门竟然直通到胖时的房间。

此时村长手拿一份资料,那是关于小刘的调查记录,身份证号、婚姻离异,还有和检察官的关系上面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小六惊恐万分、不寒而栗,这村长究竟有多大势力?

他慌慌张张的原路返回,却看到地板上多了台录音机,上面还有盘磁带,他按下播放键,里面竟然是一段段村民的犯罪实录。

年轻时的老白是一家酒吧的老板,忽然有一天,他的酒吧着火,老白急匆匆的赶回来,打开房门,里面全是帮他赚钱的女人。

大火熊熊燃烧,女人们苦苦哀求,可是老白忽然笑了起来。

把房门锁账,任由他们被活活烧死。

另一段是年轻时的胖时,他和好友正在激烈的追逐一只野猪,忽然胖时举枪把好友射杀,并且连补了好几枪。

当时乾隆德抓到他们,对他们疯狂殴打,看到这个时候,感觉乾隆德真的可以啊嫉恶如仇。

可转念,她便邀请两人一起加入重建的村庄,由他和老刘一起创建的村庄。

他们互相知道自己的罪过,互相监督。

时间久了,村里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稳定。

谁也想不到,在偏远的村子里竟然聚集着一大批罪大恶极的暴徒。

小刘决定调查下去,他亲自来到胖时的房间,在衣柜里发现了那晚所触及的命门,然后在里面发现了父亲房间丢失的文件。

这时忽然胖师出现在门外,他竟然用头抵着小刘的胸口,说着有关老刘的事情。

老刘跟我们住在一起,你觉得他是什么好东西嘛?

然后一下刺中了小刘的腹部。

完了,胖是。

觉得不过瘾,转头去拿斧子。

小柔趁机逃脱,他往山上跑,胖时穷追不舍,最后在一个断崖处写了拿几个石头一击命中胖时,胖是一阵眩晕,跌落断崖。

刚才在出门的时候,村长和大高刚好赶到,他们看到胖时的身影,一路追随过来,结果在这里看到了胖子的尸首。

此时小刘假装路过,好像在说这事和他无关,可村长怎么可能相信他的话,想要借口回家,然后赶紧把胖石家庄的血迹清理干净,通过隧道一路逃回父亲的房间。

此时小刘体力不支,一到家便昏倒在地,一觉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他艰难起身,发现小腹上的伤口已被人细心包扎,枕边还有一本圣经,上面写着三德祈祷愿。

他随便翻了翻,看到画面处有一句话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上面还写着天龙达的名字。

这个标记在电影前面出现过,结果打电话给。

检察官汇报胖是一事。

检察官提醒小刘,村长以前是名刑警,能力很强,名下有高达两千多亿的资产,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倒卖地皮,并且他还调查到三德祈祷院曾经发生过一起集体自杀案

剩余50%内容付费后可查看
Tag:伦理道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